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恶趣味
    果然经过这次谈话,屠妖妖第二日劳作的时候,江夜寒对楚惊欢的挑衅采取了不听,不看,不回答的三不原则,以及左耳进右耳出不走心的态度。这样一番操作下来,楚惊欢一个人也折腾不起浪花,萎靡的坐在田埂上,倒是老实了许多。

    没有外界打扰,屠妖妖栽秧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在楚惊欢第四次擦汗,第五次喂水的时候,屠妖妖终于赶在晌午之前结束了劳作。

    屠妖妖的心里有些埋怨,日头这样高了,到饭点啦,刘嫂一家竟然要将他们送走,也不说留人吃个饭,实属小气。

    刘嫂在屋内收拾了一会,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三件衣衫,正是屠妖妖他们滚落山间时候的穿着,已然修补完好洗涤干净,屠妖妖瞬间羞愧难当,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原来刘嫂是忙着为他们缝补衣衫,这才耽误了做饭的时间,屠妖妖不禁为自己的小人之腹感到万分惭愧,她心下感动,赶紧上前接下衣衫,谁料刘嫂却是不放手,难道是嫌弃自己的礼数不够?

    “谢谢刘嫂,刘嫂您辛苦了。”

    “知道俺辛苦啊,那恁仨以何为谢,报答俺啊?”

    “啊?我们没钱的。”这话问的委实有些突然,屠妖妖感觉自己整个世界观随时要崩塌了。

    “俺知道啊,恁别老嚷嚷没钱没钱的,这没钱也不光荣啊。”

    还不是怕你要钱,屠妖妖有些委屈,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她算是领教了。

    刘嫂仿佛没听到屠妖妖的嘟囔,她欲言又止,笑呵呵的接着说道。

    ”恁别看俺现在素面朝天的,俺在山东老家做闺女的时候,那也是爱打扮的,满头珠钗叮铃作响,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子呢,哦呵呵…”

    屠妖妖点了点头,她可没看出来,说了这么半天,她还是不明白,恁说这些干哈啊。

    刘嫂满眼嫌弃,这些个有身份的人太不上路子了,她自以为可能说的太婉转了,刘嫂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发髻。

    “恁看俺的头上缺了点啥?”

    “…”

    缺啥,你缺良心,屠妖妖满肚子抱怨,遇见大恶人,他们倒是不怕,大不了灭了他,也算是为民除了,可偏偏遇到这些个刁民,市井之徒,杀之太过,放之,心有不甘,如鲠在喉的难受,屠妖妖越想越气愤,抬起一脚,咻的一声,踹飞了脚下的石头。

    “哎呦呦。”

    屠妖妖抱着脚,疼得直跳,险些摔倒,楚惊欢一把扶她坐了下来。

    “钱财乃身外之物,给就给了,气坏了身子,为难的是自己。”

    江夜寒本不便开口,可他见屠妖妖眉头紧皱,小脸气得鼓鼓的,一路上闷闷不乐,这不,还踢了一块尖角的石头,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是呢,别为那些刁民伤了自己。”

    “感情拿的不是你的发簪,你说的轻巧。”

    刘嫂缝了三件衣衫,就要了他们三样东西,这也太贵了吧,金线缝的啊,屠妖妖的玉簪虽然不值钱,可是江夜寒的玉簪,以及江夜寒的玉佩,应该价格不菲啊,看刘嫂接过江夜寒的玉佩,满眼贪婪的模样,屠妖妖不免为江夜寒打抱不平,这个泼妇肯定识货,早惦记上了,这才找机会,故意狮子大开口的。

    “你说,刘嫂他们是不是你的人,为何偏偏放过你了。”

    “我怎么会有这种手下,怪只怪我平日低调,戴的是普通的桃木簪子,他们这些人看不上,哪像某些人,表面上故作风雅,实则浑身铜臭…”

    “哼,还好江夜寒心灵手巧,要不然,木头簪子都没有了。”

    唉~屠妖妖看了看江夜寒发髻上的木头簪子,虽是临时所刻,可簪子上的狐狸笑脸倒是栩栩如生。

    “江夜寒,原来你喜欢狐狸啊。”

    江夜寒摸了摸发簪上的狐狸头,嘴角含笑,轻轻点了点头。

    “嗯。”

    楚惊欢瞪了江夜寒一眼,语气不善,小丫头打断他的话,明显是在维护江夜寒,想到这,楚惊欢言语讥讽道。

    “女儿家的玩意儿,有何可炫耀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人家江夜寒炫耀啦,楚惊欢,我忍你很久啦,不许你再欺负江夜寒了。”

    “你偏向他?”楚惊欢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整个人如坠寒冰,心下一片冰凉,他好不容易哄到手的小丫头,竟然帮着外人说话。

    “欢哥哥,你清醒一点。”

    屠妖妖示意楚惊欢上前来,楚惊欢别过脑袋,一脸的别扭。

    “某些人别后悔哦,我数三声…”

    还没数呢, 楚惊欢立刻走上前去,半蹲下来,两只凤眼亮晶晶的,一脸求奖励的表情。

    屠妖妖心下好笑,她强装镇定,双手捧着他的俊脸,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别人但凡有一份俊美,都是恨不得天下告之,你说你俊美如斯,怎么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呢,你是知道的,我对你这张脸一向是没有抵抗力的。欢哥哥,你看看我,我的眼睛里是不是只有你。”

    “是!”

    “那不就得了,安下心啦,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不是你的,强留也留不住的。”

    “那你是我的吗?”

    “自然!”咕咕一阵声响,屠妖妖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你看,她也认同。”

    “饿啦,这些刁民,收了这么多东西,却连点口粮都不舍得给,着实可恨,我去给你抓…”

    “我抓到一只野兔!”

    楚惊欢看着手里拎着兔子,气定神闲走来的江夜寒,顿时火冒三丈。

    “你什么时候去的,在我未婚妻面前这样出头,你让我怎么表现?”

    “那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江夜寒慷慨的将野兔递给了楚惊欢,自己找了块石头,整理好衣摆,款款坐下。

    “欢哥哥,加油!”

    屠妖妖是不打算帮忙的,她可不想将这唯一的口粮给祸害了。

    楚惊欢看着坐好等着吃的二人,突然感觉自己像个苦力,不过一想到是给小丫头做吃的,瞬间一扫阴霾,他接过野兔,娴熟的处理好,又找来了树棍,有模有样的烤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楚惊欢还是有些手艺的,不一会儿,兔肉的香气便扑鼻而来,楚惊欢顾不得烫手,忙撕下一只兔腿,显摆的递了过去。

    “趁热吃!”

    突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楚惊欢慌忙拉着屠妖妖藏好。

    “少庄主!”

    来人生得人高马大,就是整张脸面无表情,好似世人皆亏欠了他似的,屠妖妖仔细的搜罗了下记忆。

    “梁浅!”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梁浅的心咯噔一下,他机械的转过身子,整个人身形一垮,一张脸瞬间黑了下来。

    “是你?”

    梁浅皱着眉头,语气里的嫌弃,都懒得遮掩了。

    “就是你姑奶奶。”

    屠妖妖推开楚惊欢,一蹦一跳的晃到了梁浅的面前,果然只有她才能让梁浅变得鲜活,表情丰富,哈哈。

    “江夜寒,我要借他的马!”

    “借?何时还!”梁浅不动声色的来到江夜寒的身旁,时刻防备着屠妖妖,不怪他小人之心,屠妖妖对他心灵,还有肉体的伤害实在是想忘也忘不了,他家少庄主是个苦人,可不能再让屠妖妖给祸害了。

    “还?凭本事借的为何要还,自然是有借无还,哈哈,江夜寒,借不借啊?”

    “可以。”

    “少庄主,她这是明强啊。”

    “小妖儿救过我的命,还有我的心疾也是她的师傅,方前辈治好的,我们卧龙山庄欠了他们太多,区区一匹马而已,梁浅不必计较。”

    “她都已经定亲了,你还护着她。”

    梁浅还想要说什么,江夜寒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需多言。梁浅冷哼一声,将马绳一甩,转身护着他家少庄主去了。

    “这是我们应得的报酬,我要的硬气,走,骑马去。”

    气走了梁浅,屠妖妖心情大好,这可是她在卧龙山庄的一大恶趣味,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逮到他。

    “看来,你在卧龙山庄的也混的不咋地啊,小小的护卫竟然都能对你怒目相视。”

    “没听说过,挟天子以令诸侯吗?拿捏住了主子,这些小鬼,姑奶奶才不稀罕笼络他们呢。”

    “哦?”

    “唉,你哦那一声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我在卧龙山庄可是混的风生水起,人缘很好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说的就是我屠妖妖…”

    屠妖妖跺着小碎步,紧跟着楚惊欢的大长腿,喋喋不休的解释,谁还不是个要面子的。谁知楚惊欢猛然转身,屠妖妖直接撞进了他的怀抱,这个小丫头怎么如此可爱,小小的事情也要解释清楚,人缘就这么重要吗?就算全天下人都不待见她,不是还有他吗?

    看着屠妖妖撅起的小嘴,一副不解释清楚不罢休的模样,楚惊欢眼波流转,满眼的爱意藏不住,他心潮澎湃,努力压抑这堵上她小嘴的冲动。楚惊欢拦腰抱起了屠妖妖,足尖一点,飞身上马,双腿一夹,风驰电荷间,便不见了踪迹。
为您推荐
10月20日,凯撒旅游业盘中一度下跌5%。元亚图收到重组问询函:要求说明标的公司溢价率高达1591.55%的依据。10月20日山东张谷快速上涨。建行黄金 建行手机银行做黄金 t d交易的流程10月20日,英博盘中一度上涨5%。雅宝药业10月20日快速反弹。史蒂夫戴维斯 谁能介绍一下台球老将史蒂夫 戴维斯呀?宁波银行白领通 宁波银行白领通怎么样601318股吧 查询平安中国的股票代码是什么?601318理财投资 理财投资有什么要注意的?减持新规 什么是“大宗交易”减持,减持新规10月20日,金凯新能盘中一度上涨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