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青蛇劫起》2亿了,重说神话还有多少想象力辣

原标题:《青蛇劫起》2亿了,重说神话还有多少想象力

文 | 陈楠楠

编辑 | 张友发

暑期档过半,首部票房破亿的国产动画电影产生了。

截至毒眸发稿日,由追光动画出品的《白蛇2:青蛇劫起》累计票房2.3亿。位居今年暑期档动画电影票房第一。

《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首周末三天票房累计1.92亿,已经超越了《白蛇:缘起》上映三天4081万的成绩。但和去年暑期档的爆款动画影片《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三天累计票房6.64亿的票房成绩相比,后者显然存在不小的差距。《白蛇2:青蛇劫起》未能拯救冷淡的暑期档,

但作为豆瓣评分7.8的《白蛇:缘起》的续集,《白蛇2:青蛇劫起》以豆瓣评分7.4的成绩在追光“白蛇”系列动画中表现相对稳定。

《白蛇2:青蛇劫起》主要讲述白蛇被法海镇压到雷峰塔后,小青为了救出小白,坠入修罗幻境,历经劫难最终救出小白的故事。

内容层面,《白蛇2:青蛇劫起》的人物及故事背景虽然仍同前作一样取材于《白蛇传》,但它并没有延续首作的古代世界观,而是重建了一个兼具古代与现代元素的“修罗幻境”。这部作品也不再讲述传统的爱情故事,着重对小青小白之间的姐妹情谊进行了展现。

《白蛇2:青蛇劫起》作为追光动画创作的第六部动画电影,也是其改编自传统神话故事的第三部作品。这部电影延续了追光动画上部作品《新神榜:哪吒重生》中将古代神仙放置在现代环境中的世界观设定。

近年来,神话改编成为成人向动画电影的主要题材创作方向。从对经典“取经”故事进行新编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到对角色身份重新定义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再到讲述“前世情缘”的《白蛇:缘起》,神话故事已经探索出了多条改编道路,改编还能怎样创新,《白蛇2:青蛇劫起》给了一个新的创作思路。

新编“姐妹情”

早在2018年6、7月份《白蛇:缘起》还未上映时,追光团队内部就在考虑能否从《白蛇传》中开发出更多的衍生故事,但《白蛇传》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并没有多少创作空间。

此时,团队将目光放到小青身上。在导演黄家康看来,不同于小白的温柔、隐忍的传统女性形象,小青身上有着更多现代女性的性格特征,比如勇敢、独立、斗争。由她作为故事主角,更容易引发现代观众的共鸣。

考虑到《白蛇:缘起》已经讲述了一个爱情的故事,原作中小白成家生子的常规故事对现代观众并无多少吸引力。团队将创作的重点转向小青与小白之间跨越千年的姐妹情。

提到创作初衷,制片人崔迪告诉毒眸,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的时候,就被青白两蛇之间性格不同却能够相伴千年的故事所吸引,而她认为相较于白蛇遇到许仙的轰轰烈烈的爱情,小白和小青之间彼此陪伴千年的感情更令人动容,“所以与前作相对短暂的轰轰烈烈的爱情不同,《白蛇2:青蛇劫起》想讨论一个长久陪伴的感情。”

有了基础人物及人物关系后,追光团队开始考虑怎样为传统故事增添新意。

黄家康认为神话改编动画电影的好处,是能让观众不用花很大代价就清楚故事的内容,但如何对旧故事进行创新是一件很难的事。在剧本完成后,追光内部会立刻制作一个故事版绘画,将全片可视化,再根据故事板修改剧本。在这个流程中,《白蛇2:青蛇劫起》的剧本前前后后修改了10版。

不同于《白蛇1》讲述一个较为唯美、理想的爱情故事,《白蛇2:青蛇劫起》讲述的是一个女性历险的故事。因此对于《白蛇2:青蛇劫起》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建立“一个新且相对复杂的世界观。”黄家康说。

为符合故事情节,追光为“小青”建构了一个危机四伏“修罗城”。修罗城搭建前的准备工作与剧本的写作几乎同步展开,但直到影片真正开始制作前,修罗城的世界观才真正确定下来,这个过程花费了近一年半。

此外剧情上,在之前的神话传说中,曾有水漫金山后,小青去黑风洞修炼,20年后推倒雷峰塔救出姐姐的故事。《白蛇2:青蛇劫起》中保留了黑风洞和“20年”这两个时空设置,但对黑风洞的形态以及小青救出姐姐的方式进行了改编。而这个情节也成为片中为数不多的源自原作故事的部分,其他大部分情节均为团队原创。

搭建修罗城

“修罗城的世界观搭建”被黄家康看作是《白蛇2:青蛇劫起》的难点和重点。这是小青需要历劫的环境,也是影片故事的主要发生地。在电影中,修罗城被设置成充满“执念”的幻境,聚集在此的人,因放不下执念而被困。

虽然设置比较新颖,但黄家康认为中国古代神话中其实有很多类似的故事概念,观众看到这种情节时,并不会产生太大的理解障碍。修罗城中作为执念的载体的“无池”,就来源于类似故事传说故事中“孟婆汤”这样的设定。

“我们只是用比较新鲜的动画的方法展示,不是凭空创造一些新的东西,”黄家康说。

除去将传统神话概念进行创新应用外,追光还对修罗城内部生态进行了具有现代性的改编。如修罗城被设置一个时空错乱、法力失效的环境,来自不同时空、不同种族的、怀有执念的人在这里聚集。城中的建筑及场景均呈现出古典与现代元素的融合,如骑着摩托、带着枪支在摩天大楼中间穿梭的牛头马面。

此外,修罗城还是一个首尾相连,“不断吞噬自己”的结构。黄家康解释道:“因为修罗城里面的人有执念,所以这个城市能够活起来且能更新迭代。”

小青的历劫地一定要具有生存环境恶劣的特性。为此,追光团队将修罗城设置为一个法力失效,牛头帮和罗刹门两个帮派对立的局面,城中“风火水气”四个天劫对修罗城的轮番侵袭,对城内生物产生毁灭性打击。

借助动画特效,风火水气这四个劫以远古神兽的形态呈现出来。风劫取自人面鸟身的风神飞廉,火劫是有着大火之兆寓意的毕方鸟,水劫、气劫的形象则来自《山海经》中的玄龟、鳛鳛鱼。

火劫毕方鸟

在画风方面,《白蛇2:青蛇劫起》并没有延续《白蛇:缘起》中水墨画风,而是将水墨、水彩以及现代元素进行了一个融合。

如《白蛇2:青蛇劫起》修罗城的黑风洞场景中,就出现了类似水彩画“往外面散发的汽”的画面效果。据崔迪介绍,黑风洞这场戏里涉及了“大概5-6种效果的难点,团队都会拆分出来,一项一项做研发。”从效果设计到研发再到反复测试,这个周期直到影片上映前期。

黑风洞效果

经验出效率

技术的升级在丰富动画内容的同时,也提升着《白蛇2:青蛇劫起》的制作效率,而内部动画团队在多部作品中积累的创作经验也使《白蛇2:青蛇劫起》能够如期完成。

崔迪介绍《白蛇2:青蛇劫起》的制作时长在3年左右,和《白蛇:缘起》相差不多,但这是在130多分钟的制作时长、片中大量高难度场景的前提下,因而《白蛇2:青蛇劫起》效率总体上是提升的。

效率的提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首先,追光的内部团队已经从《白蛇:缘起》时的170人,扩展到现在超过250人。“无论从前期还是一直到动画制作特效,都有一些外部的团队跟我们一起制作完成。”黄家康说。

其次,追光内部团队在长期合作中积累的默契也提高了动画制作效率。《白蛇2:青蛇劫起》是追光团队创作的第6股票指标部动画电影,黄家康提到,在创作过程中“成员间达成了很好的默契,在工作思路的沟通上不用花费太多精力。”

《白蛇2:青蛇劫起》的制作时期,正值疫情宅家的特殊时期,追光将电脑邮寄到员工家里,并采用“虚拟制片”的形式,来保证动画制作进度,这需要团队的巨大沟通和协作能力。

在国内动画电影人才缺乏的当下,追光内部更倾向于培养自己的团队。在前三部原创动画电影未能引起较大反响后,曾有人建议追光动画CEO王微从外部寻找更多导演、编剧。但王微认为“从外面请来导演是不靠谱的,我们不会将五年的生命交给一个外来的导演。”

因此团队成长起来的导演黄家康和赵霁执导了追光后续改编自神话传说的3部作品。黄家康告诉毒眸在过去10-20年左右的时间里,国内动画编剧人才很少,以致于寻找外部编剧合作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新神榜:哪吒重生》导演赵霁曾告诉毒眸,追光内部文本阶段的工作是一个集体创作,“我们其实有一个核心的主创小团队,大家频繁的聊大纲聊故事、反复调整。”

创作流程上经验的积累,为《白蛇2:青蛇劫起》的打下了故事层面的基础。动画技术的更新则提升了电影的制作效率。

早在剧本创作之初,团队已经预测到“水漫金山”这场将会是一个重大的难题。因为“软件讲究物理,内容是讲究艺术。”黄家康说,而过往的影视作品中,并没有太多的参考镜头。为此在剧本创作阶段,制作团队就着手准备相关技术的开发,经过近3年的技术升级,才把画面需要的流体技术研究透。

就目前国内动画电影市场来看,原创一个新IP,并获得较高的票房收益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因而改编神话故事仍然是一条被验证过的较为“稳妥”的动画电影创作道路,但改编也并非轻松的事情,如何推陈出新需要不断进行尝试与反思。

《白蛇2:青蛇劫起》的稳定发挥,验证着追光动画在神话改编创作思路的可行。也对国产动画神话改编作品的创新带来新的思考。崔迪透露,目前追光主要有两条路创作道路:以白蛇传系列为主的“新传说”系列;以讲述古代神话英雄的“新神榜”系列。虽然目前还没有将这两个系列打通的想法,但未来追光会尝试更多的神话改编可能。

《新神榜:杨戬》作为“新神榜”的第二部作品将于2022年上映,“新神榜”系列能否如“新传说”系列保持稳定发挥,“杨戬”或许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