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世纪第三个十年,福建造车的最后希望快破灭了处

在中国的五一假期之前,日本人决定给自己彻底“放了个假”。

事情是这样的,根据媒体曝光,东南(福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简称东南汽车)发生股权变更:原持股25%的股东日本三菱自动车工业株式会社(简称三菱汽车或日本三菱)退出,由新股东福州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福州交投)接棒。

没错,赶在五一前日本三菱宣布:不跟你东南汽车一起玩了。

很多媒体解读三菱就要退出中国市场了,但是别忘了,没有了东南三菱,还有广汽三菱。

说起来估计还会令你震惊,在2020年广汽三菱凭借着(|)、(|)和(|)三款车型,依旧能够收下7.5万余辆的销量。对于全球能够收下超50万台销量的三菱来说,广汽三菱依旧是不错的支柱之一。

但是东南三菱其实早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三菱(|)、三菱(|)、菱帅、翼神(蓝瑟)等等一个个当年耳熟能详的名字如今连开发新的换代产品都没有,更不用说实际上东南三菱甚至还没有更新自己的产品线的打算。在国内算得上顶着“东南三菱”名号的,其实就只剩下东南汽车自己。

因为——大人,时代变了。

三菱的车之所以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跟三菱汽车强大的改装潜力有关。如果现在说思域的存在是普通人玩改装的入门门槛,那么在10年前,就是三菱的翼神(蓝瑟)。一个个街头上的EVO模样让人难以忘怀。

可在海外三菱不断更新蓝瑟的消息传入国内时,我们看到东南三菱迟迟未动。不少媒体表述为东南汽车或者东南三菱反应太慢,亦或是不愿(舍)意(得)将新车型引入国内。其实,真相并非如此。

真正的原因是,东南三菱不值得。

细说来,你仔细看这一次的股权变更,东南汽车股权从原来的中资(福建省国资)、日资(三菱)、台资(裕隆)三方50:25:25的结构,变成了福建省国资、福州市国资(福州交投)、台资(裕隆)50:25:25的结构。

福州交投取代的是三菱原本的25%的股份。

在东南三菱,三菱只有25%的股比,在广汽三菱,三菱却有50%的股比。是你,你也会逐渐放弃对于东南三菱的投资。

这一点,和之前放弃一汽马自达决定全力发展长安马自达的马自达(不是我故意说得像绕口令)一模一样。日本人的经济头脑又不傻,当然重点投资能赚钱更多的那一位。

所以,说句不好听的,东南三菱“命中注定”会凉。

另外,东南汽车本身现在自身发展也不足,整体的产品线在近期最大的动作无非就是更新了一下DX7的动力配置。而这个动力配置甚至还是使用的沈阳航天三菱型号为4A95TD的1.5TGDI发动机,没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凄惨可见一斑。

然后可能后续还会为了转型新能源而进行全面换标。

据传,新标会先搭载在新研发的DX9中大型SUV上。不过错过了上海国际车展亮相机会的东南汽车,想通过这样一台车翻身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算上福州交投之后,股比达到了75%国资的东南汽车,基本上算是整个福建造车的头牌了。

可这个头牌确实,惨了点。

有人说,“难道龙猫叔你忘了立志在2025年跻身国内纯电汽车品牌前三强,代表中国新能源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云度了吗?”

不,我没忘,但我不信。

按照之前云度宣传的规划,云度应该在2021年推出全新一代智能模块化平台,并且私募消息基于新平台打造的首款车型也将在2021年一季度开启预售。

而现在呢?毛也没有。

刚公布的数据,2021年4月份云度汽车的销量为35台,其中1 PRO远行版销量为21台,3 PRO远行版销量为14台。

在上海车展期间,接受了懂车帝采访的云度汽车副总裁张震曾表示“在6月份单独做活动发布新品,也会在8月份发布1和3的改款车型”。

而对于我来说,最值得注意在点在于——张震表示“我们另辟蹊径地走差异化的路径,比如在福建推“电动微出行”,通过与县级市当地政府合作,解决公交车覆盖不足的问题。”

把“在民用市场拼不过就利用国资薅羊毛”说得如此富丽堂皇,此处应该有掌声。

反正背后有国资支撑这件事,云度在其他两位眼中看,还是个弟弟。

所以说实话,真是没想到,作为有着中国最好轻工业基础之一的福建,竟然在造车这方面如此拉胯。

要不是有个宁德时代衬底,福建距离民用工业的巅峰确实太远了……

哦哦,对,宁德时代。

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身家达 345 亿美元,成功超越李嘉诚和李兆基,跻身成为香港首富。而且,宁德时代现在拥有的亿万富翁数量超过了谷歌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共有9名高管和早期投资者的财富达到了10亿美元以上,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我跟你说,宁德时代是不造车,但凡造车……

福建造车也不至于这么惨。

或者,干脆福建别造车了,全部投资宁德时代相关的产业吧,也许赚钱还快一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