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倒下一家!疫情下旅行社应如何“绝地求生”?深

原标题:又倒下一家!疫情下旅行社应如何“绝地求生”?

又一家旅行社“倒下”。

10月8日,广东和平国旅在公司内部发布公告称:“在旅游业较为困难的背景下,广东和平国旅艰难度日,业务开展举步维艰,目前还看不到困境重生的曙光。公司财务状况也日益恶化,连勉强维持日常经营都已困难。鉴于此,广东和平国旅股东宣布对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资料显示,成立于1988年的广东和平国旅是广东一家知名的老牌旅行社,主要经营出境旅游、入境旅游、国内旅游、国内国际机票,商务会议及奖励旅游等。共有184家门市部和营业部,目前均已注销,仅剩十余家门店尚处于在营状态。

事实上,面对疫情带来的冲击,广东和平国旅并非没有尝试过转型和自救。据工商登记情况显示,2020年3月25日,广东和平国旅变更了经营范围。对比2018年的经营范围,可以看出其在应对疫情上增加了许多适合于疫情期间的经营项目,比如,海味干货零售、蛋类零售、水产品零售以及其他肉类零售等。但从结果看来,这并未给和平国旅带来转机。

这或许也是国内很多旅行社在疫情后的一个缩影。根据企查查的最新数据,从2020年2月开始,我国已经注销的旅行社相关企业有11.4万家,占比总注册量的40%;已吊销经营的旅行社相关企业有2.0万家,占比总注册量的7%。

另一方面,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共新增注册旅企17.5万家,同比增长12%。其中,一季度我国旅游相关企业注册量同比大增322%。按照这一态势,今年的新增旅企数量,将赶超2020年——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旅游业正在持续复苏。

此消彼长间,也反映出旅游行业生命力坚韧的一面。“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 ,才知道是谁在裸泳”,相信经过疫情的“洗牌”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旅行社从业者意识到,固步自封只能坐以待毙,要想活下去甚至突出重围,就必须转型创新、另谋出路。今天新旅界(LvJieMedia)就为大家盘点一下,国内旅行社企业在疫情爆发后都是如何转型自救的。

资本市场的抱团与扩张

提到旅行社自救,想必很多从业者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今年民营旅行社双雄——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的并购案。

疫情反复使得出境游恢复时间不确定性加强,持续亏损下,行业寻求抱团取暖。6月28日晚间,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双双披露交易预案,凯撒旅业将以换股方式吸收合并众信旅游,交易额达62.44亿元。

针对凯撒旅业拟吸收合并众信旅游一事,凯撒旅业方面曾回应称,众信旅游主要做旅游批发,凯撒旅业主要做零售,双方业务具有一定的互补性,两家合并主要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如若能成功整合,无论从市场、产品或是目的地资源把控上面都会有不一样的影响力。

分析亦指出,某种意义上,合并是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最后的自救,一方面合并业务端的资源和团队,压减运营成本,另一方面合并客户端的优质客户资源,成倍扩张手中的高消费力客群规模,才能增强谈判筹码,吸引到其他拥有资源的合作伙伴,并借助他新伙伴的能力整合出新产品。

财报显示,截至半年报披露时,双方合并所涉及的尽调、估值等相关工作尚未完成。而双方的亏损仍在持续。根据最新的业绩预告,凯撒旅业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亏损2.5亿元-2.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93亿元,并表示将积极谋求新零售业务以及海南各项业务,加快业务转型升级;众信旅游前三季预亏1.8亿元-2.1亿元,上年同期亏损3.13亿元,亏损同比收窄。

相比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的“抱团取暖”,岭南控股旗下广之旅的策略则显得更加冒进。上年度疫情期间,广之旅连续出手“抄底”,并购了上海申申国旅、山西现代国旅、西安秦风国旅三家区域性地接社,加速全国旅游市场布局。

具体来看,上海申申国旅80%的股权作价1480万元,西安秦风国旅和山西现代国旅各51%股权的交易价格分别为5202万元和1391.28万元。三项投资布局,分别瞄准了华东、西北和华北的旅游市场。

岭南控股认为,上述几项并购有利于广之旅进一步提升目的地的运营模式,加强广之旅对核心旅游目的地资源的掌控力度,提高对上游供应的商议价能力,提升基于客户体验的产品差异化供给能力,增强广之旅在“国内大循环”旅游产业中的竞争力,为广之旅未来深入旅游目的地建设、多业态全方位多元化的发展提供基础。

从业绩看来,广之旅的大胆扩张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21年上半年,上述三家公司贡献营收6593.56万元,占广之旅整体营收的16.41%。

旅游产品的转型与创新

硬币的另一面,广之旅持续的扩张并非没有隐忧。

据岭南控股半年报披露,2020年,受疫情影响,广之旅此前分别在2018年、2019年收购的武汉飞途假期以及四川新界国旅因营业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因而无法实现转让之初所承诺的2020年度净利润。为此,广之旅表示,将积极推动省外分支机构及前述旅行社从出境游批发商向国内游服务商转型,大力开拓组团游业务。

今年上半年,针对个性化出游需求,广之旅推出了高标准跟团游“华誉臻品”、深度游系列“玩家营”、 年轻客群系列“郊友荟”等全新IP,新品迭代更新率达32%。此外,广之旅还因地制宜开发出富有生态教育特色的旅游线路,如“沙漠与黄河的约会”研学旅行。为应对疫后消费习惯变化,广之旅官网还上线了“易起购” 本地生活频道,半年实现销售额 482.08万元。在此期间,广之旅国内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6.49%。

此外,为了更加靠近用户,广之旅也在尝试社群运营。例如年初和广州珠江物业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小区业主的需求设计产品和专属服务。

国内另一旅行社巨头中青旅则持续在建设智慧旅游平台,丰富产品体系等方面频频发力。

据悉,今年以来,中青旅已成功中标商务部援东盟旅游数字化平台建设、北京市文旅局红色旅游智慧化建设、吉林市全域智慧旅游等项目,中标项目金额合计已逾千万;打造房车产品体系,挖掘房车游产品资源,拓展房车营地项目,实现房车营地“水岸潮白”的落地运营;发展“红色旅游”业务,在建党100周年之际把握市场机遇,推出多项特色主题产品;探索营风险溢价销创新模式,运用线上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以及线下老客户现场会销等推广方式。上半年公司旅行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1.85 亿元,同比降低 54.43%,但在常态化成本控制下实现一定程度减亏。

上航旅游集团是上海一家以航空为特色的综合性旅游服务商。据上航旅游集团总经理靳黎军介绍,在经历疫情的“大考”后,该集团围绕旅行社、商务差旅、航旅运营、空港服务、目的地运营和MICE的六大战略重点,开启了转型发展之路,并调整了以旅行社业务为主的传统经营模式,同时,更加倾注市场广阔的航旅运营等板块,如2020年7月,集团与遵义新舟机场达成了航旅运营的战略合作,成为全国首例旅游集团与百万级以上机场全方位航旅合作项目 。

靳黎军表示,今后,集团将顺应大势,依托资源和渠道优势,开发更多符合时代潮流、受市场青睐的旅游产品。作为上海市总工会指定旅游服务商,集团旗下5A级旅行社“上航假期”,在完成工会疗休养、“上海人、游上海”等传统项目的同时,将继续探索“红色+”旅游新业态,通过挖掘各地的红色资源,打造红色研学基地等特色文旅品牌。

同时,集团将充分发挥商务差旅、MICE、旅游汽车等板块的资源优势,开展个性化定制产品研发和推广。今年,集团还将在数字旅游领域有更多的探索,依托数字全息、VR、无人机等技术,打造独具特色的夜游经济景区和旅游目的地。

旅游目的地的运营与合作

疫情的反复使得对流动性要求较高的传统旅行社业务受到了诸多限制,新旅界注意到,和上航旅游集团一样把转型的目光瞄准了更需沉淀的目的地运营业务的旅行社并不在少数。

去年以来,围绕本地生活及景区目的地,凯撒旅业已经开始尝试落地相关的文旅项目。先后与凤凰文投、丽诗阿卡迪亚、融创西南区域集团达成战略合作,聚集旅游、度假、文化等元素,打造云南昆明、大理、西双版纳等地一站式文旅地产服务。

今年,凯撒旅业进一步加码,全新组建了目的地板块,形成新零售、食品、目的地、旅游四大板块发展,并对旗下四大板块的高管团队进行大幅调整。其中,目的地板块董事长由凯撒旅业CEO金鹰出任,作为凯撒“老将”,金鹰擅长目的地整体运营,其凯撒旅业CEO的身份也将为其在目的地资源整合上提供便利。新组建的目的地板块,将围绕旅游投资、目的地运营、数字化营销等,致力于赋能国内外目的地。

凯撒旅业表示,目的地板块的设立是后疫情时代凯撒旅业转型的深度推进,同时也标志转型有了更清晰的产业方向。公司进一步解释,其转型主要体现在:由过去以境外业务为主,转型为国内及境外业务并举;业务区域由过去以出境口岸为核心的客源地,向客源地+目的地全域扩展;由过去以产品和服务为核心的运营模式,转型为以数字化营销、资产的投资运营管理、产品及服务、用户运营为核心的全产业链运营模式。

众信旅游则在今年4月份与良子文旅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资源、产品、渠道等方面实现互通,在品牌运营、市场营销等方面充分发挥各自核心优势和专长,共同就新疆玛纳斯景区、达里雅博依景区、青海昆仑大峡谷、盐湖雅丹等景区运营展开深度合作,打造深度体验式特色旅游项目,在后疫情时代持续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产品和服务。

此外,在上个月,中青旅遨游国际旅游有限公司与茂名华侨城也达成了目的地项目的战略合作。据悉, 双方将针对茂名华侨城斥资500亿布局的旗舰型文旅综合项目南海岛进行深度合作,携手打造中国海岛康旅度假目的地。中青旅遨游将重点围绕南海岛的旅游、运动、康养、民宿、游学、营地等产业链进行深度合作。

在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看来,未来旅行社企业参与目的地运营将会成为一个主流的转型方向。“旅行社本来有坐拥庞大的客户群体,同时他们对目的地的旅游线路都非常熟悉,因此如果他们介入到目的地产品运营的话,在这两个方面的转化上是非常有优势的。”

同时,他也直言,一般来说,旅行社的资本实力相对会弱一些,因此很难参与到目的地的投资环节。“如果旅行社本身资本实力不强或者是以轻资产的方式介入运营的话,会影响到参与目的地运营的深度。” 杨彦锋补充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