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疫情时代的实体书店如何破局?飘

原标题:后疫情时代的实体书店如何破局?

就算你不爱书 你也会爱这里

当踏入上海三联书店READWAY的那一刻起,就会对这里的一切产生兴趣。书店、茶水店、艺术品、音乐等自然融合在一起。顾客都能找到舒适的地方小憩,感受时间和空间徐徐流动。从每天早晨十点开业,READWAY已经有了不少读者,公共卡座区早已坐满。随机采访发现:READWAY非常好逛。除了书,里面的周边文创、潮玩、香薰等都不错,每次来都会买点。现在已经不去其他地方了,这里书更多,体验更好。可以信手拈来的阅读,也可以一个人独自放空思考。浮躁了看书,疲了逛集,饿了吃饭,虚了健身。各地的READWAY都是高颜值打卡地,忙碌打工人心中的净土。严格来说,READWAY并不单纯是一家书店,它更多带来的是创新体验和生活美学社交空间。既然瞄准体验,就不会千篇一律。整个书店的设计没有明显的区域划分界限,风格各异,氛围浓厚。海量的图书、精美的工艺品、国潮文创、后花园一样的咖啡厅,甚至网红低度酒都能找到。

书是现实中的朋友圈

距离2018年上海三联书店以READWAY的新内涵入驻北京已经三年,经历了疫情的寒冬,如今重新起飞,它集文化、艺术、社交于一体,面积近3000平方米,是上海三联书店已建成营业最大的一家复合式空间的书店。还有更多概念店在上海、武汉、西安、重庆等地。每到周末,都会有丰富的线下活动,传统的和出版社合作的新书发布,从2018年起,已达到上百场规模。但并不局限于新书发布,包括文化领域以及泛文化领域的讲座,关于北京的系列讲座,关于改革开放40年话剧层面的系列讲座等,音乐现场,艺术表演,亲子共振内容等。2021年疫情之后,将着手打造更多主题内容,负责人表示:2021年黄金周期间,READWAY将推出已【汉字】为主题的七天嘉年华,一天一场活动,包括汉字为主题的市集等,意图和所有读者一起从汉字本源出发,探索汉字的能量,寻找表面之下极富戏剧性的新意和歧义,在几千米的复合型汉字空间中,思想艺术商业趣味时效结合,用博大精深的汉字文化为书店赋能。位于READWAY空间的晓岛,也会在第四季度和书店有更多互动,据悉,中国最具活力的短片节hishort将和READWAY推出为期三个月的影片展映,利用书店的空间属性以及朝青板块的青年属性,开展电影【青葱计划】,精选青年导演影片播放,为读者提供更多的体验感和可能性,共同扶持和发掘,也为青年导演提供更多可能性和附加值。这也是负责人的出发点:这里是书店,这里不仅仅是书店,是一个平台,pick各种各样的内容,书是交朋友的方式,但除此之外,你还可以拥有更多。在即将到来的中秋之夜,READWAY将携手著名艺术家张广天为大家带来一场【我与爱情的约会】中秋主题演奏会,让读者在书店近距离感受钢琴、大提琴、打击乐,一起探索书店的更多可能性。也因为疫情的原因,READWAY在未来的更多活动可能性中,重视公益项目,与万科工艺合作的【零废弃日】,与世界生物多样性大会合作的原声专辑【蒙】发布会等。都值得期待。

任何人来到这里 都会体验一段人生旅程

上海三联书店肇始于上海,迄今已有将近90年的历史。为了更聚焦服务青年和品质家庭人群,2018年,READWAY成立。依托上海三联书店的优势,READWAY结合青年人群的心理与阅读习惯,细分为三联荐读、生活美学、经济观察、历史新知、匠心创意、艺术设计、大师书房、青年思潮等,试图精准筛选和推荐出符合青年人调性的书籍。READWAY的目标是将书店打造成为城市青年人的社交中心。其整体装潢非常有设计感,木色与灰色简约,书香气中又不失现代时尚感。内部陈设也基本是从精神需求、物质生活、文化社交、家庭亲子、休闲健康几个维度布局。除了书籍,手账、笔、杯子、毛绒公仔、盲盒、香薰、国潮文创、大师艺术品、三联小集等占大半,待上一天完全没问题。店内服务人员表示,尤其是和热门IP的联名款回购率高,未来会做更多的买手店,希望这里就是大家购物的最后一站,没有人会空手而归。整个书店让人感受到当代青年人从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的成长过程中的沉浸、碰撞、分享、升华。如设计师之一宋契德所说,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人的心境总是会不断地演化蜕变。任何人来到这里,站在这堵【忧郁与神秘】的墙面前,都会经历、探索、体验了一段人生旅程。

疫情后的迭代

去年全年疫情蔓延期间,readway虽然坚持开业,但整体客流量每天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左右,实体书店的经营之痛一同暴露出来。更多书店都没能熬过疫情最难的阶段,复工后也面临客流量小、盈利锐减的难题。受疫情影响最大的群体为中小实体书店。一直以来传统书店主营业务少、盈利模式单一、受线上冲击严重。此外,受长短视频冲击,不爱看书的人也越来越多。据中国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人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未成年人8.91本,国民平均阅读量远低于其他国家。并且有纸质书读书需求的人只占到20%左右。盈石集团研究中心总经理张平曾向好奇心日报提供过一组言几又的数据:图书、文创零售与咖啡饮料为言几又贡献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0%、28%、岛形反转22%。同时,与图书10%至30%的利润率相比,文创产品的利润率能达到40%至50%,咖啡饮料则达到75%。单一卖书的模式越来越难盈利。直播卖书、精装修、咖啡饮品、文创周边、外卖等等,整个出版行业都在探索新模式。世界著名钢琴家鲁宾斯坦曾言,“评价一座城市,要看它拥有多少书店。”通过独特设计,加上自带的独特气质,书店打通了时间和空间。身在其中,时间仿佛放慢了脚步又被无限扩大。字借纸张为浪,翻页见水汽千里而来,氤氲着读者,思想在斑斓时空间碰撞,这就是阅读带来的独特魅力。虽然线上阅读极大的冲击了实体书,可是我们还是需要书店。每个人都有想从喧嚣浮躁的世界中逃离片刻的需求,每一座城市也都需要一座精神高地。

坚守书店是因为我们热爱这个城市

如今的书店不止卖书,也卖咖啡、周边;不止卖知识,也卖“舒适”,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元、新奇的体验。“书店+x”的新业态探索越来越多,不止文创周边,服饰、护肤、绿植、低度酒、茶等生活品牌都在入驻。空间打造对新书店来说首当其冲。READWAY就很成功地整合了线上内容资源和线下地标,这几年又陆续开到了宁波、北京、上海、西安、宁波等地。在疫情冲击书店影响最深的2020年,READWAY还计划在武汉连开两店。可以看到,READWAY宁波店被评为“2017年最美书店”,北京店被誉为“青年文化生活新地标”、 上海店定位为“女性时尚社交平台”、西安店则开启了“世界的长安,永远年轻之地——青年共创计划”。每家READWAY定位均不一,但都成为了城市的文化新地标和青年潮流生活中心。日本茑屋书店创始人增田宗昭曾表示:“传统书店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卖书,还是一个卖场。”很早之前茑屋书店就是许多人去日本旅行必然要前往的朝圣地。茑屋早已不是一家书店,它更像一个综合性的服务场所,代表一种独特的生活品味。逆势增长的茑屋作为“新零售”样本,多年来一直被学习和模仿。在增田宗昭看来,茑屋之所以是茑屋,其中一个关键点就在于绝对不能“卖书”。“卖书有亚马逊就够了,我要卖的不仅是书,是书籍里的内容,书籍里所表述的这种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展现需要实体空间。增田宗昭相信,只要实体空间能够非常完整地传递出自身的品牌价值,那就不需要担心虚拟购物环境可能带来的挑战。梁文道曾写道:“空间不足,所以注定独立书店的选书是有限的,但正因为选书有限,它反而更能通过对书的选择来彰显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理念、取向以及品味所在。”时至今日,实体空间带来的特殊体验都非常独特,是简单的互联网购物环境无法完全取代的,这种体验也可以巧妙地和品牌价值相结合。阅读,一件多么简单的事,但如今放下手机静下心看本书十分不易。老书店关门,新书店入驻。一“生”一“死”,书店还是书店,但样子和模式都发生了变化。书店为什么不能延续精神文化生态?在充满美学的空间里、知识分享的书架旁、不同的生活消费场景中,任何处于其中的消费者,都能找到不同类型的精神慰藉和美学生活方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