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何同学”带火上市公司,但知识内容KOL的恰饭之路仍有挑战识联

原标题:“何同学”带火上市公司,但知识内容KOL的恰饭之路仍有挑战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佘晓晨

何同学的视频又“爆”了。这一次,直接带火了一家上市公司。

10月17日,博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以下简称“何同学”)在B站和微博发布了一期名为《我做了苹果放弃的产品...》的视频,在这条7分钟的视频中,何同学自制苹果几年前的产品“AirPower”,打造了一张可以实现无线充电、智能信息提示等的智能桌。

在视频最后,何同www.dangte.com.cn学称桌子升降系统采用了乐歌的产品,同时在评论区留下了产品的优惠码。视频发布后,乐歌的淘宝直播间涌入大量何同学视频的观众,除了带货效应,公司的股价也在10月18日周一开盘大涨13.51%。

尽管何同学早已是头部UP主,这样的结果还是有些让人意外。截至发稿前,该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628万,弹幕数量超过4万,何同学的粉丝量则超过799万。在微博,该视频的播放量达到2277万次,一度登上热搜第一。

这并不是何同学第一次“出圈”。2017年10月,何同学在B站发布第一个视频,刚刚本科毕业的他至今在B站投稿数量为43个。这样的更新频率远远谈不上高,但因为视频极具创意且质量较高,何同学收获了大量粉丝。

2019年6月,何同学发布5G科普视频《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彻底进入大众视野;今年2月,何同学还对话了苹果CEO蒂姆库克。

此次视频提到的产品来自于乐歌人体工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乐歌内销事业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早在2020年,乐歌就开始尝试和罗永浩等KOL合作,此次联合何同学的营销宣传也是为双十一提前造势。

在具体的合作上,乐歌很早就关注了何同学。今年8月,公司开始与何同学沟通,赞助了线性驱动升降桌桌腿。上述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公司也希望抓紧时机,制造出符合消费者期待的智能升降桌产品,同时会跟更多优质KOL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何同学走红、出圈和商业化的过程中,B站的知识内容也在“进化”。天眼查信息显示,杭州何同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2020年12月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何世杰(何同学的真名),注册资本5万元人民币。而作为平台方,B站则于2020年6月正式上线了知识区。

传统意义上,知识类视频并不是一个很好变现的品类。和美妆、时尚相比,其面向的投放客户也较为有限。一位职场知识类UP主认为,这和专业知识内容本身的小众属性有关;一位心理知识类UP主也告诉界面新闻,知识类视频的特点是生命周期较长,但做视频很难用普通的“流量思维”开展商业化。

但一个明显的现象是,近一年以来,除了B站之外,包括快手、小红书在内的内容平台都在大力发展知识内容。

对于平台来说,为什么需要更多的“何同学”?

内容层面的拓展是一个重要的动机。一位知识类MCN的创始人向界面新闻分析称,任何平台发展至今都需要更有价值的内容,与此同时,用户也在变化,“不能全是那些哗众取宠的东西”。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泛知识类KOL活跃用户渗透率持续上升。

另一位MCN人士则认为,除了用户层面的变化,品牌主对于商业合作的诉求也从表面的宣传变成了深度种草。这决定了专业知识变现的可能性。

而知识类视频本身也会吸引不同年龄和圈层的用户——这正是每一个内容平台所需要的增量。以女性用户居多著称的小红书为例,近半年来,多位知识类KOL入驻平台,加之游戏、生活类内容的增长,小红书称其男性用户占比已增加至30%。

从商业模式来说,知识内容的变现的确在走向成熟。以知乎为例,上述MCN人士表示,近一年知乎对于博主的商业化支持明显加大,知识类博主的变现方式主要为合作带货。在用户量更大的抖音,除了直播带货之外,知识内容还可以通过付费课程进行变现,客单价在几千到几万不等。

不过,上述MCN人士认为,许多知识博主具有专业知识储备,也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自媒体,这是他们作为中间商促成商业化的挑战之一。此外,无法被快速生产、品牌合作需要更多磨合,这些因素决定了知识内容变现仍然存在不少困境——毕竟,“何同学”仍然是少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