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星公司VC化,再造一个喜茶、茶颜悦色、元气森林?串亿

原标题:明星公司VC化,再造一个喜茶、茶颜悦色、元气森林?

“这是速溶咖啡粉吗?”

北京朝阳大悦城喜茶门店,一位消费者问喜茶员工“生打椰椰拿铁”配料,喜茶员工指着店里的咖啡机回复称,不是速溶,是咖啡豆现场萃取的。

8月10日,喜茶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文章“谁要喝喜茶的咖啡啊?”正式官宣推出三款新品咖啡“生打椰椰”系列,客单价21-23元不等。而这距离喜茶投资精品咖啡品牌Seesaw,不过半个月的时间。

7月22日,态度颇为坚定地否认收购乐乐茶之后,喜茶“光速”宣布投资精品咖啡品牌Seesaw。如今半月之后,喜茶又推出了自主研发咖啡,动作可谓频频。自7月13日完成最新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后,喜茶开启了茶饮公司投资并购时代。

事实上,不止喜茶,创而优则投,资本化之后成为资本已经逐渐形成一种风潮。“茶饮界海底捞”茶颜悦色,不久前投资了湖南本土果茶品牌“果呀呀”,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旗下不仅有独立基金“挑战者资本”,元气森林内部还组建了专门的战投部门,7年时间投资了近200家公司。

虽然没有上市,但这些资本宠儿手握资本助推器,野心勃勃的开启了商业版图扩张之路,试图再造一个喜茶、元气森林、茶颜悦色。

企业需要宏大的新故事,谋求“做大做强”也无可厚非,但资本豪赌高估值企业的时代已经逐渐成为过去时,一二级市场倒挂早已为行业敲响警钟,“太多的钱从二级市场涌到了一级市场,一级市场抬高了估值,透支了独角兽公司可能未来一两年的业绩,因此很多公司可能上市就破发”,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曾如此分析。

另一个危险的信号则是,传言软银暂停在中国投资,这意味着,超级独角兽接盘侠退出,中后期高估值企业或直接陷入“无人能接”的困境。正如梅花创投吴世春所说,软银作为超级独角兽上市前最后一轮下重注的造神者,如果它暂停在中国投资,将会带动一批美元基金的观望,“没有造血功能的独角兽,灭绝季开始了”。

明星创业公司创而优则投的同时,是否也做好了没有融资,自己造血的能力储备?

创而优则投

饮品赛道明星玩家已经悉数入局“投资”。

7月13日,喜茶完成茶饮界最大一笔融资,融资金额5亿美元,估值直接翻了近3倍,一年半的时间从160亿元疯长到600亿元。市场上关于超级独角兽上市的传闻此起彼伏,前不久,连线Insight独家报道称,喜茶或选择明年赴港上市,目标估值为1500亿港币(折合人民币约1300亿元)。

600亿元甚至1500亿港元估值什么概念?“奶茶第一股”奈雪的茶,最新市值已跌落至177.34亿港元,喜茶此时估值约等于1-2个泡泡玛特,1.5-3.4个元气森林,相当于4-9个奈雪的茶。

喜茶需要为自己的高估值寻找新的支撑。所以并购茶饮行业老四乐乐茶、投资Seesaw等逻辑变得顺理成章。

据前瞻经济学人报告数据显示,茶饮行业里,喜茶的市场份额最高,为27.7%,其次是奈雪的茶,17.7%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乐乐茶以3.8%的市场份额位列第四。如果喜茶收购乐乐茶,意味着喜茶在茶饮行业取得绝对竞争优势。但随着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彻底、完全、坚决放弃”约等于三次拒绝的弃购后,两家的兼并计划最终没能实现。

3天之后喜茶投资Seesaw,被媒体报道成“只打了一个电话”就搞定了的闪电投资故事,决策效率之高让人颇为意外。但事实上,这不是一次收购乐乐茶不得,转而跨界投了咖啡品牌Seesaw的冲动投资。

喜茶投资人老k告诉Tech星球,作为喜茶背后投资方,喜茶对外投资行为是需要得到其同意才能进行的。投资人授意,喜茶完成第一次对外投资。老k称,未来喜茶可能还会继续投资其他优质标的。“不一定,投资也就占1%的精力吧 ,所以不用在意,Neo(喜茶创始人)是很聪明的,我们也很信任他”。

而投资人之所以同意喜茶跨界投资咖啡,跟喜茶本身具有咖啡产品线不无关系。早在喜茶还叫皇茶的时候,菜单列表就出现咖啡的身影。

除了喜茶,同一赛道内的另一玩家“茶颜悦色”,也投出了第一家公司,长沙果茶品牌“果呀呀”。果呀呀成立于2013 年,最大特色是,坚持使用鲜切水果,连芋泥都是在备货间现场蒸熟以后销售。据20社报道,果呀呀2019 年成功销售约 500 万杯。

不过,喜茶跟茶颜悦色的投资,目前看来更像是一次试水,两家都没有专门的投资部门,茶颜悦色一内部人士告诉Tech星球,公司没有对于投资方面的规划,也没有专门的投资部门。

相比之下,同为饮品赛道的明星玩家元气森林在投资方面已经版图清晰。早在2014年,元气森林创始人便先创立了“挑战者资本” ,而后通过挑战者资本投资元气森林。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挑战者资本7年时间对外公开投资达174起,元气森林战投一年时间对外投资5起。老K称,唐彬森现在已经主做投资,全面转入投资,业务交给团队推进。

元气森林发展步入正轨,按照唐彬森对元气森林最终形态的预设,元气森林会是一个消费品 “帝国”,大众消费的品类都会做。目前,元气森林已经形成以气泡水为主打产品,以茶饮、果汁、功能饮料、酸奶等产品线为矩阵的多线作战模式。

此前在2020 年经销商大会上,唐彬森说,元气森林还有 95% 的产品没有推出,2021 年将是元气森林的产品大年。据Tech星球独家获悉,目前元气森林已经有几款新产品预备上线。

而元气战投部门的存在,主要是为元气森林战略发展寻找标的。“主要还是更考虑企业是否会和元气森林有协同作用,而不是单单考虑投资回报率”,元气森林一内部人士称。

横向拓品,跨界+高端化

茶饮品牌跨界投资,门槛最低的赛道是咖啡、酒。无论是喜茶,还是元气森林,都投资了咖啡品牌。

喜茶投资的是高端精品咖啡品牌Seesaw,元气森林投资的是瓶装即饮咖啡Never Coffee。

先说喜茶,与Seesaw的合作,不仅完成了茶饮和咖啡的品类跨界,还实现了中端+高端的战略布局。

同喜茶一样开在朝阳大悦城的Seesaw,客单价更高。据Tech星球了解,Seesaw店内咖啡价格在28元-48元之间。最便宜的是28元的美式咖啡,最贵的则为一款“栀子花梨香拿铁”,售价48元。定价高于星巴克,星巴克美式咖啡中杯只有25元,其他超出40元的咖啡多为大杯分量。而Seesaw除了2款咖啡有大小杯之分,其他都是一种默认杯分量。

图片由Tech星球拍摄

高端定位的Seesaw,大本营在上海,自2012年成立至今,9年时间,门店数量只有30多家。2017年获得弘毅百福以及沃生资本4500万元投资,时隔4年之后,获得新一轮融资。

Seesaw发展缓慢,根据百福控股2017-2020年历年年度业绩报告披露,Seesaw咖啡年销售额虽然一直在增长,但年增长率呈下降趋势。

喜茶投资Seesaw,看重的或许是后者积累多年的咖啡供应链优势。喜茶对于咖啡赛道觊觎已久,早在当年还叫皇茶的时候便推出过咖啡品类。之后还推出喜茶咖啡,与精品咖啡品牌“% ARABICA”在上海、广州做过多次联名快闪店等等。

现在喜茶有咖啡机的门店都提供了咖啡饮品,加上最近新推出3款手打椰椰系列,咖啡SKU多达8款,售价在13-23元不等。这一价格区间,高于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价格,低于最近频频融资的Manner、M stand等咖啡品牌。中端自主研发咖啡+高端Seesaw,喜茶几乎完成了不同市场的卡位。

图片由Tech星球拍摄

元气森林投资标的,更多受挑战者资本影响,元气战投2月份并购的Never Coffee,挑战者资本早在2017年便投资过,观云白酒,也是挑战者资本此前投资过的项目。虽然元气森林内部人士称,挑战者资本重前期,元气战投重后期投资,前者关注消费、TMT赛道,后者更多是战略投资。但很多时候,两者投资的是同一个项目,并且前者为后者已经充分试错。

值得注意的是,7月底,挑战者资本投资了精品连锁咖啡品牌M stand,未来或许有可能该品牌成为元气战投的投资标的。

除了咖啡,元气战投还喜欢投资酒品牌:观云白酒、碧山啤酒。

跟喜茶、元气森林不同,茶颜悦色此次投资的“果呀呀”属于高端果饮。茶颜悦色饮品价格在 15-20 元之间,果呀呀定价则保持在了 20-30 元的价格区间。后者在长沙风靡程度不亚于茶颜悦色,一位湖南网友告诉Tech星球,相比茶颜悦色,她更喜欢果呀呀,“因为它原料就比茶颜贵很多,它做的是鲜果类茶饮,更注重原料的味道”。

总的来看,饮品玩家都通过投资完成了横向打通,扩充品类,向上谋求高端化布局,中高端市场协同作战。

不过,最终投资效果能否如预期,再造一个喜茶、元气森林、茶颜悦色出来,则需要时间验证。

投资无门槛?

新消费赛道今年两大热门投资赛道非茶饮、咖啡莫属。

茶饮赛道热潮汹涌,奈雪的茶上市,喜茶获得5亿美元融资,蜜雪冰城大范围出圈,国家队邮政跨界推出“邮氧的茶”,茶颜悦色受欢迎程度已经离谱到有人出600元价格找人跨省代购。

咖啡赛道也快要人满为患。Seesaw、Manner、Tims、M Stand、代数学家纷纷宣布获得融资,加上喜茶咖啡,跨界投资咖啡品牌,部分奈雪的茶PRO店咖啡,“复活”的瑞幸,以及各种便利店咖啡、即饮咖啡、速溶咖啡,市场已经足够拥挤。

所以喜茶、茶颜悦色、元气森林等明星公司跨界投资也算“情理之中”,但咖啡、茶饮还是个好生意吗?

前不久,瑞幸实现盈利的消息为整个火热咖啡赛道再添一把火,瑞幸也顺势掀起了新一轮融资。不过,知情人士告诉Tech星球,瑞幸盈利似乎是“一场大型行为表演艺术”。“这轮他们融资禁止尽调,牛吧?你要真盈利,干嘛不让DD”。另一位此前做空瑞幸的调研公司内部人士同样称,对于瑞幸并未盈利的事情有所耳闻,“好像是口径不一样,抛开了营销费用啥的”。

瑞幸作为互联网平价咖啡品类开创者,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整个咖啡赛道的盈利可能。其他家想要实现盈利,同样并非易事。

事实上,资本已经开始对这些赛道保持警惕。奈雪的茶,虽然顶着“奶茶第一股”的光环,但上市即破发,此后股价一直下跌,目前市值仅有177.34亿港元,距离市值顶点300多亿港元已经蒸发100多亿。

投资人老K称,奈雪的茶项目让好几家一级二级市场机构栽了跟头,接下来,奈雪的茶市值可能还会继续下探,“真实价值在60亿元人民币。”

一二级市场严重倒挂,明星创业公司估值过高,让许多中小投资机构对热门赛道“望而却步”。

众海投资一位投资经理称,他们今年已经不再关注奶茶、咖啡领域。另一位VC投资人同样称,不投这两个热门赛道。“看了几家标的,尽调了几家,谈下来,一致决定不投。估值太高了,一般的VC机构现在进去要被割韭菜的。”

元气森林、喜茶、茶颜悦色等公司,方法论上的成熟决定了他们可以利用优势进行复制。但跨界投资的同时,也要警惕自身优势的滑坡。

投资人老K称,以前她是忠实的元气粉,但感觉现在的元气森林产品力在下降。另一位投资经理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心,“www.danglai.com.cn最近两款气泡水新品梨子和苹果,就很平平无奇。”

茶颜悦色走出长沙也面临挑战,“离开长沙其他区域面临着古茗、茶百道的进攻 ,基本难以守住,供应链基础也没有优势。”

喜茶则需要警惕高估值带来的泡沫风险,按照单店估值排序,喜茶>奈雪的茶>星巴克。

“企业做产业投资很正常 ,有钱就可以做投资,投资是最没门槛的行为,但是做好投资是最难的”,上述投资人称,“反正一天就24小时,你精力放在哪,就出什么样的结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