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土“快餐之王”:华莱士能否跑好西式快餐马拉松?m76

原标题:本土“快餐之王”:华莱士能否跑好西式快餐马拉松?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微信公号“北京消协”10月10日发布消息,近期,北京市、区市场监管局在北京全市范围内对连锁餐厅、“网红”餐厅、美食城等餐饮企业开展了食品安全大检查,发现部分连锁餐饮企业存在食品安全问题。北京市消协根据市、区市场监管局发布的食品安全问题情况通报整理的存在食品安全问题的餐饮企业名单显示,北京市有17家华莱士连锁店在检查中被发现存在食品安全问题,排在首位。

#因食品安全问题频上热搜

今年7月,华莱士因一段暗访视频登上热搜。博主“内幕调查局”暗访华莱士北京霍营店。视频显示,华莱士后厨工作人员在制作鸡米花时未戴口罩,而且还在咳嗽。同时,有工作人员徒手制作汉堡。更离奇的是,当一块鸡块掉在地上,工作人员称:“捡起来,掉地上也没啥事,地上也不是湿的,要是沾上了水,那就得扔锅里重新炸一下。”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作为油炸食品,不能做到每天更换一次油也就罢了,华莱士会把油用成黑色才肯更换,甚至会一直过滤油,掺入新油继续使用。

此外在视频中,工作人员往抽油烟机壁面上喷洒清洗剂,而正下方则是制作炸鸡的油锅。开始擦拭抽油烟机时,工作人员也没有盖上锅盖,清洗剂滴到油锅里滋滋作响。

事情一经曝光后,立即引发网友高度关注,与华莱士有关的多个话题冲上微博热搜,不少网友表示:“以后再也不敢吃了”。

随后,7月17日晚,华莱士回应称,截至7月17日,涉事餐厅北京霍营店已停业整顿,派驻稽查小组对该餐厅进行整改检查,同时对该区域内所有员工再次强化培训,重申并落实各项产品操作规范和作业流程。华莱士表示,对此次事件给大家造成的困扰深表抱歉。

此外,据“上海市场监管”官方微信消息,上海市市场监管局近期也对华莱士上海门店进行了专项突击检查,并约谈了华莱士上海总部。在突击检查中,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发现少数门店存在垃圾桶未加盖、晨检记录不全、从业人员未取得健康证等问题,执法人员均予以责令改正,并拟立案处罚3家。

事实上,华莱士此前已经多次曝出食品安全和卫生问题。2019年3月,江西《江南都市报》在对华莱士进行卧底调查后,曝光了当地门店鸡翅掉地上继续卖、汉堡胚过期两天继续使用、后厨环境脏乱等问题。

据报道,当时卧底的记者在没有健康证的情况下,成为华莱士的一名员工。暗访中,记者发现,该门店存在将掉在有污水的地面上的全鸡不清洗就扔进锅里油炸、存放炸鸡汉堡的保酥柜有蟑螂爬过、“翻卖”隔夜食品、使用“发黑”油等现象。在记者向店长反映后,店长却回之以“洗个屁,地上又不脏!”“看到(蟑螂)在后厨,就抹掉,不要大惊小怪的”。

2020年12月5日,据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人民政府网站通报,因违规采购销售未经疾控部门检测的冷冻冷藏肉品,湖北黄冈市黄州区7家华莱士餐厅近日被当地执法部门查封,相关责任人被拘。

#门店数量超过肯德基和麦当劳全国门店数量总和

窄门餐眼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在成立二十年 的时间内,华莱士的门店数量已经超过 1.8 万家,超过了肯德基和麦当劳的全国门店数量总和,是当之无愧的“本土快餐之王”。华莱士的外卖单量也久居各大外卖平台榜首,根据 2020 年美团发布的报告,华莱士全平台总订单量排名第一,超过了肯德基和麦当劳。

搜狐美食获悉,华莱士这个名字来自创始人,20世纪90年代肯德基、麦当劳掀起“洋快餐”风潮,福建福州的“华氏兄弟”——华怀余、华怀庆亦嗅到商机,凑了8万元在福州师范大学门口开了一家小店,专卖洋快餐,并植入了兄弟俩的姓氏,取名“华莱士”。与肯德基、麦当劳不同,华莱士主攻低收入人群的下沉市场,开店范围上至三四线城市,下至小县城,同时通过控制门店的设备和食品原料供应形成价格优势,以实现“农村包围城市”。

华莱士历经3个发展时期:2001年,还是8万元的校门小店;2009年成立公司实体,即福建省华莱士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2016年用供应链的公司,以“华士食品”挂牌新三板,市值约9070.99万元。

据介绍,之所以能扩张如此之快,得益于华莱士独特的“众筹模式”。据报道,华莱士通过门店众筹的方式将股份下放给员工或者外部合作者,让其与公司形成利益共同体。众筹又分两种,对内众筹是将公司高管、核心店长及员工变为“同路人”,即从雇佣关系,转变成合伙关系。对外众筹是将供应商、门店房东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纳入众筹对象。

诚然,这种轻资产模式非常有利于品牌扩大规模,但在营收规模和盈利能力上,却无法与行业头部企业同日而语。2020年,华莱士营业收入为34.94亿元,归母净利润为9209.47万元,而同期肯德基的总收入为58.21亿美元,餐厅利润为9.20亿美元。华莱士5%左右的毛利率与肯德基等快餐巨头约20%的毛利率相去甚远。

起初华莱士模仿肯德基和麦当劳的模式,经营面积和产品定价均参考二者的标准。汉堡售价为8元至10元,可乐售价为4元至5元,但由于人们消费水平有限,因此市场销量不高,导致华莱士仅能勉强达到收支相抵。与此同时,德克士也快速入驻二三线城市,华莱士处境变得被动。

在这样的背景下,华氏兄弟决定尝试低价策略,推出了“特价123”促销(可乐1元,鸡腿2元和汉堡3元),结果营业额前所未有地高涨。此次促销让华氏兄弟意识到汉堡具备着广阔的市场,但普通市民的消费力有限。因此,华莱士迅速调整企业战略,在产品和服务上仍向肯德基和麦当劳看齐,但将价格控制在它们的一半以下。即使现在,华莱士的餐品定价仍保持着低价策略。在外卖平台上,华莱士的店铺常年打着“36减20”“3.54折起”、“8.8元鲜虾堡”、“1.8元小鸡腿”等折扣,甚至一周三天还有不同的商品折扣活动。

#创始人妻子公司正IPO

搜狐美食了解到,在华莱士曝出食品安全问南方基金题的同时,其创始人华怀余妻子的公司也在IPO。

6月10日,麦当劳、优衣库、星巴克、喜茶等知名餐饮品牌的纸包装供应商——福建南王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王科技”)递交了招股书,向深交所创业板发起冲刺。

招股书显示,南王科技主营业务为纸制品包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环保纸袋及食品包装。目前,纸质包装行业市场极其分散,行业规上企业超2500家,行业前五的市场份额不足10%,南王科技市占率仅有0.29%。

环保纸袋主要应用于日用消费品和快速消费品的外带包装,包括服装、鞋帽、休闲食品、餐饮、商超及百货、药店等社会消费领域;食品包装主要为餐饮行业提供符合食品直接接触标准的纸质内包装,包括QSR 餐厅、咖啡茶饮、烘焙、休闲食品、会议场所等。

事实上,日用品消费中的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美团等,餐饮品牌中的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喜茶、蜜雪冰城等都是南王科技的主要客户。招股书显示,2020年,南王科技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必胜食品(肯德基)、华莱士、东京艺术(日本优衣库包装材料供应商)、乐信贸易(麦当劳)、猩米科技(喜茶),销售金额分别为1.78亿元,1.36亿元、7150.37万元、4692.49万元、2985.26万元。其前五大客户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55%,客户集中度较高。

在南王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中,华莱士显得尤为突出。值得注意的是,南王科技的第二、第三大股东均与华莱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具体来看,南王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为惠安华盈投资中心,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黄燕飞正是华莱士实控人、董事长华怀余的妻子;南王科技第三大股东惠安创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华鹏程,是华莱士另一实控人凌淑冰的儿子。此外,对南王科技持股2.32%的黄蓉,是华怀余的外甥女;对南王科技持股1.96%的陈小芳,是华怀余叔叔华允共的儿媳。

正因如此,外界质疑南王科技与华莱士之间可能存在“利益输送”。不过,南王科技否认这一说法,强调不存在关联交易价格显失公允的情形。南王科技对此表示,公司与华莱士的交易金额较大的原因主要系公司与华莱士的合作关系开始于2015年,主要向其销售食品包装和环保纸袋,其选定合格供应商后一般不会随意变更,因此公司与华莱士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合作关系;同时随着华莱士门店规模的迅速扩张,对公司产品的需求随之增长,导致其对公司的采购金额逐年增加。

对于外界关于南王科技与华莱士可能存在“利益输送”的质疑,南王科技表示,将公司向华莱士销售产品和向非关联方销售的可比产品价格进行对比,向关联方华莱士销售的大部分产品的销售价格与非关联方之间不存在显著差异,少量产品因功能和结构差异、销售量及相应的竞价策略、生产组织方式等原因而产生一定差异,不存在关联交易价格显失公允的情形,也不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的情形。

如今,赶在南王科技冲刺IPO的关键时刻,与其关联密切的华莱士登上食品安全黑榜首位,不免引发外界担忧,也让南王科技的上市前景多了一层不确定性。食品安全无小事,对加盟餐饮品牌而言,物美价廉无疑是收获消费者好感的良策,而一旦发生食品安全事件,就会伤及品牌口碑,进而影响产品销量及未来盈利。毕竟,网红品牌加盟是暂时的,而产品质量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只顾营销不顾品质的网红品牌,终有一天会被消费者无情抛弃。在这场西式快餐的马拉松中,华莱士似乎已经跑赢了肯德基、麦当劳,但是别忘了,终点还远着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