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5章赵一明卑微的爱
    这样卑微的他,是唐施从来没有见过的,低声下气,卑微恳求,心很乱很乱,她不知道这一刻该怎么面对他。

    现在她只想一个人静静,什么也不管,然后一觉睡到大天亮,希望第二天起来,这只是一场梦。

    她什么也没有说走了,他心一寸寸冷下。

    他跟在她的身后,沉默不语。

    帝梦儿已经睡着了,所以他们回去的时候,大厅里除了杨管家和青梅还在忙活,就没有人了。

    杨管家迎上前,“少夫人回来了。”

    唐施像是木头人一样双目失去焦点,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一步朝房间走起。

    漆黑的房间点亮,身体疲惫的厉害,她转身去了浴室泡澡,温水从头顶淋了下来,她闭目脑海中过目满是刚才那一幕幕。

    心沉重就连呼吸都觉得是奢侈。

    脑袋有些昏沉她泡着泡着就睡了过去,等到宋辞从书法办公回来,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他在房间环顾了一圈没有找到她,视线落在亮起的浴室,他步伐靠近,对着玻璃门还在解释。

    说了很多但是里头没有一点回应,而且连一点水花声音都没有,他想到什么,呼吸一紧,“小施,你在里面吗?说话。”

    还是没有声音,他慌了,他赶紧取来钥匙,门锁一下就开了,他看到浴缸里的水都溢出来了,她头枕在一边,像是睡着了一样。

    没有看到伤口已经什么让他失控的东西,他落下,抽了条浴巾把她包裹出来,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发现她身体凉的要命,水也是冷透了,染着微红。

    而且她现在还是生理期,不生病才怪?

    他赶紧拨通了电话,十分钟不到秦明月就赶了过来,徐舒墨不放心也跟了过来,但只是在外面没有进。

    头脑沉重的厉害,眼皮子废了很大力她才睁开,四周像是幻影一样在她眼前晃着,依稀她听到了秦明月和他得声音。

    说了些什么,她不知道,隐约只听到了吃药,她皱起眉头,对于吃药她向来很是抵触,不是指那药味,只是她只要一吃药就会想起医院那个流掉的孩子,拒绝厌恶抵触,甚至讨厌去医院。

    “她这样下去可不行,不喝药她身体可承受不住,在加上她现在还是生理期,就更加了。”秦明月担忧看着她。

    药喂了一勺又一勺,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哪怕是在生病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她依旧是不愿意喝药,这样的她让秦明月有些心疼。

    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宋辞端起碗自己喝了一口,在他附身之际秦明月尴尬别过脸离开了。

    浓郁苦涩的药汁在口腔蔓延开来,她想要吐出来,但是有一股阻力阻止了她的动作,直到那苦涩的药随着喉咙流下,那股阻力才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苦涩熏的死人的药终于没有了,但是苦涩的感觉依旧还在舌尖,她想喝水,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这一夜她睡得极其不安稳,身体的不舒服还有肚子的坠痛,这是她这辈子都没有的感受。

    第二日她起床的时候,脑袋还是很沉,费了好大力气才提起几分精神气,看到额头贴着的退热贴还有嘴巴里那让人无法忽视的苦涩滋味。

    一股恶心的感觉席卷了上来。

    她趴在床头干呕了起来,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脚步声响起,唐施抬眼就看到他已经放好水盆和毛巾朝她走过来了。

    宽厚的大掌在后背轻轻拍着,唐施感觉好多了,她推开他,但是脑袋依旧昏沉,身体无力到不想说一句话,“我昨晚怎么了?”

    想到昨晚的时候,他有些来气,气她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看到她苍白虚弱的脸时,即将爆发的怒气突然降了下来。

    随着而来的是深深的无奈,“你昨晚发烧了,你不知道吗?差点烧成傻子了。”

    听得出他话里带着几分生气。

    在看他俊美面容下,是掩不住的疲倦还有那眼睑下淡淡的乌青,告诉唐施,他昨晚守了她一夜没有睡觉。

    她道了声,“谢谢。”

    他装作没有听到,检查了她的体温发现还是有些烫,但是明天比昨晚要低了,他一颗心才放下。

    温柔的双眸看着她,“肚子还痛不痛?”

    唐施摇头又点头,肚子不痛但是头疼难受。

    他准备打电话,唐施看出了他的意图,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已经好多了,不要叫医生。”

    昨晚那苦涩的药味还在嘴里呢?她可不想在尝一次。

    “想吃什么?我去做。”

    唐施摇头,“肚子不饿。”

    其实不是肚子不饿,只是没有胃口,不想吃罢了。

    他的态度也很是坚决,“不行,一定要吃,要是是不吃的话,那就吃药。”

    药这个字才脱出口,唐施就慌了,“我吃,但我不想吃药。”

    他妥协了,帮她穿好拖鞋两人才下去。

    帝梦儿看着面色不太好的她,担忧了起来,“小施,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宋辞扶着她坐下,抿唇沉声道:“昨晚泡了选冷水澡,感冒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小辞你是怎么照顾小施的。”帝梦儿责怪看着自己儿子,转头又叫来杨叔去拿医药箱。

    唐施赶紧打断,虚弱出声,“妈,我没事,我已经吃过药了,现在身体好多了,昨晚是我自己的缘故,不怪他。”

    “你呀,就是事事都向着他。”

    帝梦儿心疼死这个傻姑娘了,心里也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个儿媳妇,把这些年缺失的爱全部补回来。

    “唔……”那股恶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唐施跑去洗手间呕吐了起来,帝梦儿看着她吐,心提了起来,呼吸跟着一窒息。

    这是有了?

    她赶紧跑过去,紧张又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了,小施,怎么好端端突然想吐呢,你是不是有了。”

    唐施身形一震,随后她苦笑出声,“妈,我那个还没走。”

    这一句话间接是否决了帝梦儿的臆想。

    她的心情有些失落,这些唐施都看在眼底,但是着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也想啊,但有时候真的是事与愿无违。

    “确定不叫医生过来看下吗?”

    帝梦儿还是有些不死心,都这样了。

    唐施态度也是很坚决,“不用,休息一天就好了。”

    她的身体自己知道,向来是这样,不吃药不打针,一天就好了。

    在两道视线的同时监督下,唐施忍着不适还是吃了一小碗粥,一碗下肚子有了些饱腹感,头还是有些昏沉,她又上楼睡觉去了。

    而宋辞则是一直寸步不离,把电脑搬回了房间办公,还推掉了这几月的应酬,让席穆代替自己出席。

    电脑屏幕上,是一张设计图稿,看着像是婚礼现场的布景图还有婚纱戒指的,这都是他一笔一画设计出来的,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在设计了。

    但是因为他们那时候尴尬的处境,所以婚礼的设计图稿就被他丢进了邮箱,现在拿来一看什么地方缺了什么少了什么,一目了然。

    灵感来了,他又在原有得基础上添加了几笔,看着感觉比以前要好太多要多。

    等到所以东西全部完善没有任何缺漏了,他菜着手下去让人办,他要给她一场永生难忘的婚礼,让她成为最美的新娘。

    一封邮件发了过来,宋辞点开一开是赵一明发来的,只有简短数字,“我不在云市,一蕾那边你帮我多担待着点,你们的婚礼我可能去不了,但是礼物我都备好了,一份是给你们的,一份是给一蕾的,我很好,勿念。”

    发完邮件的赵一明已经收拾起了东西,今天他要离开韩城这个寒冷的城市,去丰城,那个如世外桃源的一样的美丽城市,一给背包一本画册就是她的全部家当。

    看着镜子面前满面颓容,下巴已经满是胡渣的自己,赵一明眼眶开始慢慢泛红,他对镜咧嘴一笑,“祝你们幸福。”

    人总是要学会放下,只有真正放下了,心才不会那么痛,这辈子他算是栽在她手里了,但是他心甘情愿。

    爱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话一个笑对于赵一明来说就是一辈子,慢慢那道沧桑的背影消失在寒城,踏上了新的旅程。
为您推荐
宏达新材:专网无线通信业务异常。预计前三季度亏损9000万元至1.2亿元。神火前三季度业绩增长366.77%。一加手机2021年的销售目标是1000万台。国资委(SASAC):做好煤炭供应、供热供气,坚决打好今冬明春攻坚战。本田中国:继续深化与当代安普瑞斯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共同开发高性能电池。江南化工:拟投资6.28亿元建设100兆瓦风电场项目。民生银行分红 除权除息日后几天账上可得到分红?600287 推荐几只不错的股票股票入门视频教程 大家好,我是炒股新手,想问下各位高手炒股入门视频教程中还有教股票初学者如何看K线图啊?谢谢各位啦!600703三安光电 三安光电(600703)为什么能逆市创新高?结算价 什么是结算价?外汇通 什么是外汇,讲通俗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