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曹丕与曹彰(二)
    曹丕继位之后的第一条命令,极大的代表了他的未来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曹丕没有先行想到曹魏亲族大将夏侯惇,也没有率先想到帮助他继位成功的陈群陈长文等人,而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许褚,虽然许褚是曹操的亲卫大将,更是被称为“虎侯”,但是许褚是外将,外姓大将!

    而且让许褚继续护卫在自己身边,这本就说明了问题,曹丕告诉众人,他是个念旧的人,而且也愿意重用老将和外将,同时不会让世家把持着未来的朝政,这就是曹丕第一句话代表的含义。

    陈群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上前一步朝着曹丕拱手说道,“魏王,此时乃是生死存亡之秋,先王逝去,此时西川的刘玄德和江东的孙氏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这等良机,我等当想出对策才是啊!”

    说实话,陈群这话说的就有点不要脸了,此时江东也好,西川刘备那里也好,自己舔伤口还不够呢,哪里有时间来找曹丕的麻烦,不说别的,西川失去了荆州,带头造反的一个是汉中守将魏延的老乡郝普,一个是诸葛孔明的至交好友潘睿,一个是老臣糜竺的亲弟弟糜芳,最后一个是幽州老将傅士仁。

    关羽这一次,一棍子将出去西川本土势力以外的所有人都给牵连了进去,现在想要不被清算只要一个办法,那就是老老实实的抱团取暖,一起对抗西川本土势力。

    再加上吴氏正是成为了汉中王妃,她剩下来的儿子刘永一跃成为了刘备的嫡子,听说刘备对这个儿子还十分的喜欢,这可就是要了老命了,外面上庸有一个猛将刘封,现在还挂着刘备养子的名号。

    刘封的威胁还没有解决,现在刘禅不但失去了嫡子的身份,还蹦出来一个嫡子的弟弟,这就有意思了,刘备现在正是需要益州本土势力来帮助他稳定局势的时候,若是论实力,刘禅这个家伙还真未必能够扛得住来势汹汹的刘永。

    不过那都是以前了,现在被关羽逼得要死要活的一群人,全都瑟瑟发抖的聚集在刘禅的身边,互相抱团取暖,尤其是潘睿的表哥,荆州名士蒋琬先生,早年就进入了益州,可谓是对益州熟悉的紧。

    在他的帮助下, 刘禅已经开始稳固自己的地位了。

    至于孙权,他就更顾不上了,老魏王曹操身死之前干的最漂亮的一件事就是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儿给关羽用诸侯之礼下葬,这一幕让人们不由的想起他们曾经是很要好的朋友,也直接排除了关羽是曹氏杀死的嫌疑。

    此时已经失去了吕蒙的江东已经开始有些尴尬了,现在代替吕蒙的守将乃是朱然,这个家伙谨慎有余进取不足,守备曹仁已经很是勉强了,还要地方随时都可能从益州冲出来的刘备,也真是辛苦这位朱将军了。

    至于南郡太守诸葛瑾,带着大军往公安一蹲就不起来了,已经跟着孙权回转江东的各个世家现在都是人心惶惶的,颇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本来全家的投靠和朱家的犯浑就已经让他们十分被动了,结果现在又出现了陆家的倒戈,现在陆家分家之后的家主之一,陆逊几乎是摆明了要支持孙家,此时现在孙家和江东其他世家的斗争几乎已经摆在了明面上了。

    最出名的就是,吕蒙的嫡子吕霸,刚刚继承了其父亲的爵位,然后现在就已经病倒了,病的莫名其妙的,仿佛下一刻就要病死了一般!

    现在江东和西川都是内患不断,哪里顾得上中原发生了什么,陈群在这时候这么和曹丕说,不得不说有点欺负人了!

    不过陈群虽然说的很是难听,但是曹丕也没有让他好过。

    曹丕看了陈群一眼,然后笑眯眯的说道,“史阿呢,回来了没有?”

    陈群一听这话,再次愣住了,史阿是什么人他陈群还能不清楚么,史阿虽然在他眼里那就是一介莽夫,但是就算是莽夫,那史阿也是校事府实打实的首领,如今曹丕问他,让他不由的不多想想了。

    可是还没等陈群想明白怎么回事,一旁的夏侯惇就直接拱手说道,“回魏王,史阿昨天夜里已经赶回来了,正在殿外守候!”

    “速速让他进来!”

    “诺!”夏侯惇说完之后便走出了大殿,此时的洛阳里里外外都由夏侯惇负责,便是这宫殿内外,也暂时交给了夏侯惇。

    很快史阿就被夏侯惇带着走了进来,同样跟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史阿,让你办的事情办的如何了?”曹丕看着史阿,脸上笑容浮现,仿佛是有什么好事儿等着他一样。

    史阿也没有让他失望,对着曹丕拱手说道,“回魏王,上庸布局已成,现在就等徐晃将军大军一到,那时候上庸城门洞开,那刘封插翅也难逃了!”

    说完之后史阿还往后一让让出来身后那个身影。

    这人脸色异常苍白,而且其中还瘸着一条腿,另一条似乎也不是很灵便,最特别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十分的妖异,呈现出血红之色不说,还很是凶狠,耳边的两缕白发给他这平平无奇的样貌增添了一分孤傲的感觉。

    “此乃校事府探子韩龙,江东大都督吕蒙之死就是他带来的消息,包括现在江东的局势也是他的功劳,至于上庸之事也是他的谋略,此时他的手下正在上庸,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曹丕听着史阿说完不由的放声大笑起来,看着年纪不大的韩龙说道,“这个少年英豪竟是校事府之人,果然是我大汉的英杰啊!”

    此时韩龙也是淡然的一笑,朝着曹丕拱手一拜,“多谢魏王夸奖,小人只不过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哈哈,韩龙...”曹丕刚想要夸赞韩龙两声,结果还不知道韩龙的职位,便看向了史阿,“这位韩龙小兄弟在校事府是何职?”

    “呃...”史阿此时却是有些羞赫,低头说道,“韩龙原是我校事府南郡负责人宗子卿的麾下,南阳之事之后,宗子卿心念战事,便带着韩龙前往了荆州前线,然后将庞德和于禁之事传了回来,可惜当初战事太过迅速,他们没有办法做什么,最后无奈之下就潜伏在南郡之外,伺机而动!”

    曹丕听完之后也终于知道了史阿为何这般的尴尬,倒不是因为这韩龙的职位有多么低,最重要的是他的上司宗子卿比较特殊,当初为了荆州之事,他被一群世家之人忽悠着让校事府的人自己将南阳给祸害了,然后这个领头的就是宗子卿。

    结果很不好,关羽没有上当,曹仁反倒是上当了,而田豫上任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拨乱反正,然后逼得校事府差点将宗子卿这个大功臣给交了出去。

    作为代价,宗子卿虽然没有给了田国让,但是按照田国让的要求,将宗子卿及其麾下的所有存录在校事府的消息全都消除,从那天开始,校事府再无宗子卿此人,谁都可以杀了他!

    本来对此曹丕对于田豫还是有着很大意见的,但是现在曹丕却是改变了自己的心思,或许是因为地位不一样了,看事情也变得不一样了。

    “原来是宗子卿的属下,既然你在此,那宗子卿呢,这么长时间了,他去了何处?”曹丕轻笑一声,“当初因为种种事情,宗子卿的事情倒是我校事府对不住他了,他可在何处?”

    众人看着毫不犹豫承认错误的曹丕都是大吃了已经,便是自以为度曹丕十分熟悉的陈群此时都被他惊住了,简直不敢相信刚刚淡然认错的居然会是那个是面子如命的王世子曹丕么?

    韩龙此时看着曹丕,也是露出了一抹悲伤,“回魏王,宗子卿大人为了探听江东的消息不幸身染重疾,已然病故了!”

    说完之后,韩龙还忍不住了一般,痛苦流涕了起来,看的曹丕也是不断的唉声叹息。

    “宗子卿乃是校事府的英雄,特封为列候,若是他膝下有子当好生照顾,若是有家人也一定要好生的安抚,不能寒了他们的心!”曹丕叹息一声之后就冲着史阿吩咐了起来,同时将目光转向了韩龙,“韩龙,你也是我校事府的好汉子,如今便暂时领了一个都伯的位子,然后让史阿带着你去挑选一些手下,上庸之事既然是你的谋略,暂时就继续交给你负责,若是做得好了,日后还有重赏!”

    韩龙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虽然身体不灵便,但是已然坚持跪在了地上,“末将,多谢魏王赏赐,愿意为魏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曹丕看到他这个样子,那是更加的满意,尤其是他跪下的时候,那双腿的颤抖,知道这也是身负重伤之人,这腿脚恐怕是废了,不过不要紧,校事府有的是有本事的,但是就缺他这种有脑子的!

    “起来吧,你身体不方便,不必如此!”曹丕此时表现的十分大方,挥了挥手,就让韩龙站了起来,“你且放心,若是这次上庸之事,你做的够好的话,那么你后面还有好事!”

    “末将多谢魏王,决不让魏王失望!”李鍪再次拜了一下,这才听话的站了起来。

    然后这才跟着史阿走了出去,随着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不少校事府的人手,如今曹丕虽然是在洛阳临时登上了魏王的王位,但是这该有的防护和控制也是必不能少的,校事府作为魏王的眼睛,史阿最为曹丕的影子,是必须出现在他的身边的。

    “好了,陈群大人,刚刚你也看到了,江东的大都督吕蒙死了,现在孙权和那群江东的世家正打的要死要活的,哪里顾得上别的,至于那个叫朱然的家伙,不是孤看不起他,就凭他还对付不了子孝叔叔!”

    听了这句话,陈群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不是因为曹丕背着自己去攻略上庸,想要将西川彻底的锁死在汉中里面,更重要的是刚刚曹丕这个刚刚登位的魏王,对于樊城守将曹仁的称呼!

    曹仁有将军之位,有侯爵,但是他都没有叫,而是叫了子孝叔父,在这种情况下,光明正大的称呼曹仁为叔父,这是一种信号,告诉曹家的那些宗族旧将,他曹丕的态度。

    陈群此时已经不敢说自己还了解曹丕了,他甚至浑身有些颤抖了,就在他还想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人突然出声了。

    “魏王英明,如今西川和江东都无暇他顾,正是我等大展宏图之时!”说话的人年纪不算大,但是却是十分的沉稳老练,说话也是气息浑厚,让人颇有好感,正是曹丕麾下最重要的谋士之一,刚刚从江东回来的,被人称之为冢虎的司马仲达!

    陈群看到司马仲达如此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了,在这种事情上,他和司马懿还是很有默契的,知道这是司马懿发现了什么,否则不会如此不顾礼法的让自己差点下不来台。

    想到这里,陈群也正了正衣冠,朝着曹丕拱手说道,“魏王英明!”

    陈群的这声“魏王英明”将这次朝会正是画上了句号,之后的事情就是洛阳的防护还是交给了夏侯惇,而宫中的护卫则是交给了许褚,这件事曹丕会亲自找到许褚告诉他,同时,他也需要给自己的父亲守灵了。

    至于已经离开的史阿和李鍪,此时正朝着校事府休息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史阿对韩龙的态度倒是十分的优秀。

    “你的身子不要紧,听说西川那边有一种小推车,校事府打听过了,应该能够帮助你,这校事府中现在大都是一群莽汉,你脑子好用,到时候你多靠脑子就好,至于动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史阿这话说的完全不像是一个校事府的首领该说的,倒像是韩龙才是首领一样,不过此时韩龙看向史阿的时候,却是发现他一脸的真诚完全看不出一丁点的客套或是什么。

    “史阿首领说笑了,我就是....”韩龙尴尬的笑了笑,他见过很多人,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像史阿这种这么出其不意的,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呢,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

    不过韩龙尴尬,史阿却是无所谓的摆摆手,“你别以为老夫刚刚是在客套,我史阿这前半辈子都是在各种的游历,跟着老师游历天下,就是在厮杀中度过的,等到有机会了,然后,老夫进入了所谓的仕途,却发现某家根本就不是这块料,还是只会杀人,所以你不用这般,某家说什么,你就当做是什么意思即可,老夫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看着说话如此直白的史阿,韩龙也只是哑然的点点头,对这个校事府的首领,认知更加的深刻了。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校事府休息的地方,然后一群人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他们呢。

    史阿最先开始训话,“如今曹丕世子已经是魏王了,尔等乃是校事府里,魏王的亲信,更是重中之重,从今往后,你们做事要更加的小心谨慎起来,千万不能放肆,当心自己的行为会给魏王惹来麻烦,尔等可知道么?”

    “诺!”一群人轰然应诺,不过看他们的样子,想来还是十分兴奋的,毕竟跟随了多年的主子如今终于胜出,登上了魏王之位,他们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史阿满意的看了看这些属下,他史阿在校事府这么长的时间,别的不敢说,至少这校事府里面还是给曹丕培养出来了一批忠心的属下,而且都是剑术高手,虽然比不上曹丕自己,但是也都不是一般之人,若非如此,恐怕他这个位置早就换人了,哪里还能轮得到他待这么久。

    “这位是校事府新任都伯,今天会在这里选些人手,跟着韩龙都伯前往上庸立功,尔等不可轻动!”史阿指了指韩龙,然后冲着对面的这些麾下怒吼了一声,生怕他们给自己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说完之后史阿才转过身,冲着韩龙笑了笑,“你开始吧,一身玄衣的都是普通的探子,你都可以选用!”

    校事府和其他的部署不通,虽然也有各个军职,但是人手却是和军队不通,同样他们的地位往往都和衣服眼色有关,这也是方便划分,现在韩龙还是一身常服,估计最多明天,他的衣服也就该到了。

    韩龙朝着史阿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自己对面的那些人,几乎从来没有和校事府打过交道的李鍪,对这些人自然是不熟悉的,不过里面还真有他一个熟人,那就是当初在南阳见过的天三。

    不过此时的天三却是低眉顺眼的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桀骜之气,而且似乎完全认不出李鍪来的样子,对此,李鍪只是在心中笑了笑,完全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

    “就你们五个吧!”李鍪随意的一划,将五个聚在一起的小家伙圈了起来,这就是他的麾下了!

    史阿看了那五个人一眼,发现自己不认识,想来不是什么特殊之人,也就朝着韩龙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校事府中,都伯理论应该有二十人的麾下,但是现在时局不对,而且人手不够,只能给你这些了,不过你此去上庸,可以临时调用上庸的人手,具体的事情,你都知道,老夫就不再和你多说了!”

    韩龙也是躬身应了一诺,“首领,我等何时可以出发?”

    “明日吧,明日即可出发!”史阿看了看天色,按理来说这种事情兵贵神速,但是看了看略显疲惫的众人,还有韩龙那一瘸一拐的腿脚不由的轻笑一声,“上庸也还需要时间,去的太早也没有意义,好生休息一天吧!”

    “多谢首领!”韩龙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拱手道谢之后便带着自己的人前去休息了,他这一路上,做到这一步,他也需要休息。

    另一边的曹丕,回到了后殿,来到了自己父王的身边。

    许褚见到曹丕进来,不由的咬了一下牙,不过还是躬身行礼道,“末将许褚,见过...魏王!”

    曹丕也知道许褚的心中有气,自己不顾自己父王的葬礼守灵,第一时间去选择了继承他的王位和丞相官职,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所以对与许褚,曹丕一脸歉意的笑了笑,“抱歉了,许褚将军!”

    许褚被曹丕这个动作给弄的一楞,或许今日曹丕的变化让太多人发愣了,今日的曹丕,真的是和往日不同!

    “魏王这是怎么了?”许褚是个直肠子,不像陈群一般,看到曹丕这个样子就想东想西的,他想到什么就会问,“今日难不成是魏王身子不舒服了么?继位大典事情繁多,魏王还是多加休息的好!”

    或许许褚自己没有嘲讽的想法,但是在一旁聆听的副将却是差点昏迷过去,这么直白的嘲讽,自家将军就真的不怕被人给拖出去斩了么?要知道新王继位,正是需要立威的时候!

    不过此时这副将也是干着急不敢吭声罢了,不过在他担心的眼神中,新任魏王曹丕曹子恒并没有去怪罪自家将军,反而笑的很开心。

    曹丕没有怪罪许褚,也没有再和他多说话,直接点了三根清香,然后插在了灵牌之前,之后曹丕自觉的跪在了曹操的灵钱,开始了为自己的父王守灵。

    许褚见到曹丕这个样子,也就不再做声了,继续守在他的主公身旁,魏王可以有很多,但是他的主公只有一个!

    两个人就在这里守护着曹操的尸体,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而此时外面却是因为今日的曹丕差点吵翻了天。

    “啪!”一声脆响,一只陶碗就被陈群摔在了地上,平素里最是温文尔雅的陈群,此时满脸的羞恼,看着他身边的司马懿说道,“仲达你今日为何要拦着我?若非是你今日拦着老夫,老夫定然...定然...”

    “定然什么?定然和魏王不善罢甘休?”司马懿冷哼了一声,淡淡的一笑,“你呀,还是太小看咱们这位魏王了,他可是魏王,千辛万苦才冲杀出来的魏王啊,你就真的以为他是这么简单的人?”

    “可是...可是魏王能有如今的地位,那可是我等拼了命才帮他拿下来的,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般的卸磨杀驴!”

    “老夫可不是什么驴,你别将老夫带上!”司马懿轻声一笑,“你光看见了咱们帮他冲锋陷阵,怎么忘了魏王本身就是这般的优秀,他的确文不如曹植,武不如曹彰,但是你也可以说,他文比曹彰强,武比曹植好,魏王可是真正的文武全才!”

    陈群听到这里也不由的冷哼了一声,“就算文武全才那又如何,魏王这是忘了当初他被曹植逼迫的有多么窘迫了么?他是忘了他被曹洪数落成了什么样子了么?还是他已经忘了他差点被许褚给抓了!”

    一想到这里陈群的心中就无比的烦闷,不说别的,当初曹丕和曹植争夺世子之位的时候,曹丕不小心犯了些错,虽然没有被抓到证据,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是他做的。

    所以曹操就派自己的心腹许褚前去抓人,当初许褚直接踹门而入,将尚在床榻之上的曹丕给拎了出去,那天他几乎将脸面都丢尽了。

    可是曹丕在继位之初,什么度没干先告诉麾下的文武,他对许褚没有意见,反而十分的喜欢,他是有多么喜欢作秀,他觉得靠这个就能让那个莽夫归心么?

    至于曹仁的事儿,陈群的心更加的不痛快,不说许褚这个奉将令的家伙,就说曹仁是谁,是曹洪的大兄,虽然两个人不是亲兄弟,但是这两个同样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就和亲兄弟是差不多的。

    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曹丕和他的叔父曹洪关系不好,这两个虽然不是什么多么大的仇恨,但是的确算得上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曹丕今日光明正大的管曹仁叫了一声叔父,那就等于是给曹洪服了软啊。

    这种情况,别说陈群不敢相信,便是和曹丕关系最好的司马懿也是不敢相信,最后司马仲达悠悠的叹息了一声,“咱们都太小看这个魏王殿下了,之前有先王在,我们从来没有正视过他,如今,却是被他惊吓到了,或许现在的这位魏王殿下,是一个并不输于先王的枭雄呢!”

    说完之后,司马懿突然大笑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趣,当真有趣,这样的魏王才是我等心中的魏王,这般的曹子恒,才能说明当初我等的眼光没有看错,长文,你莫要再想着世家之事了,我等当先荡平天下!”

    本来还怒气冲冲的陈群听到司马懿的话,却是难得的平静了下来,似乎是被他的这句荡平天下给惊住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陈群看着司马懿,犹豫的说道,“荡平天下,仲达,你可知有多久某家没有听过这句话了?”

    说完之后陈群自己都笑了起来,荡平天下,当年曹操还这是偏暗许都一隅之地的时候,他就因为一篇招贤令而不顾家族的反对,踏入了许昌之地,立志要在那里出人头地,从而帮助曹操荡平天下。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的同伴一个一个的减少,他这句荡平天下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了,便是他自己,都慢慢的变成了和他父亲那般的人物了,每日只想着自家家族之事,至于天下,总是放在了家族之后。

    司马懿像是没有听懂陈群的话一般,哈哈一笑道,“我等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如此么?荡平天下,虽然现在中原力疲,老将新秀青黄不接让现在的中原十分尴尬,而西川之地正气势汹汹,江东也是祸福难料,但是这天下还有我们,我们还有着天下最强的实力!”

    司马仲达的话的确是让陈群再次升起来一股雄心壮志,但是这种心中的烈焰很快就被自己的一盆冷水给剿灭了。

    “荡平天下的确是好,但是如今天下的局势却是十分诡异,虽然我中原势大,但是四面都是敌人,不说其他,就是那些异族就不是什么好人,每一个都是狼子野心,西北的羌人,北方的匈奴,鲜卑,还有幽州的乌桓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些都是....哎!”

    陈群说道这些的时候也是心中不安,不说其他,中原曹氏的势力的确是非常之大,但是他的敌人也多,虽然每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蚁多咬死象,这四周的异族,加上一直虎视眈眈的西川和江东,曹氏的局面也不是那么的好。

    尤其是西川,西川的刘备在汉中曾经和先王曹操打了足足三年,虽然将益州的那点家底儿打空了差点,但是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确实是先王曹孟德输了,输的特别惨。

    折了虎步关右的夏侯渊不说,还将小将王平给送到了西川,据说现在那王平也是极为不错的,这几年的大战,虽然西川的底子打没了,但是先王曹孟德又能好到哪里去了。

    凉州和关中好不容易变好的处境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年前,而西凉的那些羌人也开始了蠢蠢欲动,如今新王即位,局势又是这般不稳,之前关羽威震华夏的时候,就让不少人都升起了不好的心思,而且许都的那位,谁也不敢保证,就不会也起了心思。

    说实话,陈群虽然对先王曹孟德辛苦创下来的天下非常佩服,也觉得他能够夺下最终的天下,但是,陈群不认为他有这个本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天下的能人这么多,多到让他都感觉有些心慌了。

    当年他来到许都的时候,荀家叔侄,程昱,郭嘉,哪一个不是惊才艳艳,等到他们或死或老之后,陈群赫然发现,他的身边还有各种各样的神人朋友,司马懿,杨修,吴质,华歆等等等等,哪个也不次于他!

    和他们情况一样的,还有江东,周瑜死后的鲁肃,带着榻上策成为了第二任大都督,鲁肃死后更是有吕蒙,鬼知道吕蒙死后还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人物出现!

    西川之地,现在是最恐怖的,好不容易死了一个庞统和张松,结果这人才依旧是一个接着一个往外蹦,最出名的就是计斩夏侯渊的法正,这是一个连曹孟德都后悔未能得到的人才。

    想到了这里,陈群便是拱了拱手,冲着司马懿说了一声抱歉,“仲达,某家只能告退了,荡平天下,某家不敢发此宏愿,当然,老夫也绝对不会在魏王这里混日子,只是没有你的这份儿雄心壮志罢了。”

    陈群要走,司马懿也没有阻拦,只不过等到陈群离开之后,司马懿才嗤笑着摇了摇头,“这里明明是你的府邸,你能走哪儿去?”

    说完之后也大笑着离去!

    而此时,就在洛阳不足二十里的地方,一只大军悄然出现。

    “主公,大军已经修整完毕了,请主公下令!”一名算不得雄壮的大将走到了最前面曹彰的面前,若是李鍪再次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些人里面有太多的熟人了。

    鄢陵候曹彰,师兄李昊,张琛三人都在里面,还有很多当初征战过幽州塞外的老人,此时他们都聚集在一起,他们想要干什么,那自然是不用多说的。

    曹彰看着远处的方向,那里有洛阳,那里有自己父王的尸首,还有自己的哥哥,那个刚刚继位的魏王!

    “大军出发,包围洛阳,但是不许颤动!”曹彰大手一挥,开始了行动,不过还是再三叮嘱道,“切记不可妄动,那里有我父王的尸身,万万不可轻易惊扰了他!”

    张琛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手中长枪一挥,默然而立的大军便开始了缓缓的行动了起来。

    当这数万大军出现在洛阳城下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十分了,正在洛阳城上防守的夏侯惇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数万大军不由的有些大惊失色了起来,他派出了不少的斥候,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回报,只能说明他们都没拿下了,说明这只突然出现的大军,是有真本事的。

    “城下何人?某家夏侯元让!”夏侯惇看着城下一样穿着曹军兵甲的大军不由有些担心了起来,同时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在曹军阵营之中,无论将校士卒,独目大将夏侯元让的名号还是很响亮的!

    黄昏的余晖中,城下的军阵中缓缓的走出来一员大将,身披铁甲,头戴红缨盔,手持方天画戟一脸的肃然。

    就这身儿打扮,就这事儿气质,便是不报名号夏侯惇都认了出来。

    “子文,你来此说完何意?”夏侯惇看着出现的曹彰,心中的那抹不安更加的深重了,虽然曹彰对他想来恭谨,但是对于这批敌人,夏侯惇是真的不愿意是曹彰带来的。

    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关系不错,更重要的是,曹彰是通武艺晓军略的,若是其他人,夏侯惇或许还真的不怕,但是想曹彰这种敢于和你硬碰硬的人物,便是有司马懿陈群等人相助,夏侯惇也不敢保证能够胜利,他能做的只是劝说而已。

    “叔父,请开城门,某家要拜祭父王!”曹彰没有让大军攻城,也没说任何的狂妄之语,只是想要拜祭自己的父王,但是这个要求,夏侯惇也是真的不敢答应他。

    “子文,若真的只是拜祭,为何要带着大军前来!”

    “带军只为防身,还望叔父开门,某家想要拜祭父王!”曹彰仍然那句话,让夏侯惇打开城门,自己只想拜祭而已。

    此时得到消息的卞氏已经冲到了城墙上,看着城下的大军,眼中还是有着一丝丝的眩晕,“丕儿...魏王呢,他在哪里,为何还不来!”

    面对卞氏的喝问,一旁的夏侯惇只是应声说道,“已经去请了,不过此时魏王正在给先王守灵!”

    卞氏看着下面静立的曹彰,不由的轻声问了一句,“彰儿可是想要攻城了么?”

    “太妃放心,到现在为止,彰世子未曾想过攻城,他说,他只是想要祭奠先王!”夏侯惇说到最后也是有些说不下去了,作为曹氏宗亲将领,夏侯惇和这些小辈的关系都十分不错,尤其是曹彰,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现在将曹彰拒之门外,甚至连让他拜祭自己父王的资格都没有,这种事让他的心中也不好受。

    夏侯惇的心思,卞氏也是十分的清楚的,看着下面的曹彰,看着自己的这个在弓箭手的射程之中却是面不改色的儿子,她的心中也是十分愧疚难受的,但是此时她只能悠悠叹息一声。

    “就让彰儿恨他这个无能的母亲吧!”卞氏只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吭声了。

    曹彰没有看到城门打开,也没有等到上面的回话,甚至他都已经感受到了自己母亲的到来,但是他依旧没有吭声,他在等待着,等着一个属于他的结果。

    就在这种等待中,夜色降临,前去请曹丕的人也终于跑了回来,没有带回曹丕,但是带来了曹丕的命令。

    “城门打开,放曹彰进来拜祭!”

    曹丕的这个命令让城墙上的众人全都脸色大变,其中反对者不再少数,一个个开始劝说了起来,大多数都是说,城外的大军威胁太大,此时绝对不能将城门打开,若是曹彰心中有什么年头,那就太危险了等等!

    不过最后夏侯惇的独目中盯着城下的曹彰,盯了他半晌之后,大吼一声,“打开城门,让他进来拜祭!”

    “那...那大军呃?”陈群看着城下的大军,他真的不敢想象这数万的大军冲进洛阳城,会发生什么。

    夏侯惇看着下面的曹彰,却是直接说道,“不必管大军,打开城门!”

    “打开城门!”夏侯惇一声令下,洛阳城的城门打开了,洛阳城出现在曹彰的面前。
为您推荐
扬电科技10月14日快速反弹。海伦的钢琴在10月14日迅速下降。富通信息10月14日快速反弹。* 10月14日ST金刚快速上涨。10月14日铁岭新城迅速回电。10月14日,黄金概念板块上涨2%。棕榈油产地 棕榈油分布在中国什么市场理财投资 怎么做正确的理财投资?如何设立私募基金 如何设立一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厂房租赁 厂房出租信息怎么写?通知存款利率 通知存款利率基金天华 我国封闭型基金有哪些